新西兰移民怒了!6万多人请命大赦!“我们放弃一切来这里,你们却说不能留下?”


边境关闭一年,
EOI也停了一年,
新西兰移民的怨气已经积累到了顶点!

成千上万的移民准备上街游行,
6万人请命要求大赦!

他们说,

“我们放弃一切来这里,
你们却说不能留下?”

移民组织抗议!
数万人呼吁大赦

就在最近,几个移民组织联合起来,对移民局发出抗议。


新kiwi协会(ANKA)主席 Charlotte Scholten-Phillips称,改变这个破败体系的势态已经蓄势待发。

大家放弃了一切,来到这里。 来这里求学的人不惜举债付学费,有人卖房,有人拿出退休金,他们放弃了一些来到这里,来这里工作,做出自己的贡献,他们就是社区的一份子。”

“结果就像是被人说: ‘我们当然欢迎你们纳税,但是没想让你们留下来’。

“这可真是差劲得很。”



惠灵顿一个慈善组织的国际项目经理Briton也是这么想的。她说, 移民要面临很多问题,比如更改签证条件,要应对EOI的暂停抽取,还要面对居民签证审理的龟速。

她女儿下个月就要满五岁了,但一家人还在等待居民签证EOI的抽取。拿到居民身份之前,都无法卖房,未来没个定数。

压力很大,也很沮丧, 因为不知道能留下,还是会在某个时刻被告知说‘你的技能我们不需要了,就不给你续签证了’。只要有家庭,无论在哪儿,这种临时感都很不好。”


跟她处境相同的至少还有7000来人,此外还有几万人在等待居民签证的审理。

他们正在组织 游行
下个月会去国会参与移民辩论会。

另外还有6****多人签名请愿,
呼吁 给短期签证持有人签发居民身份


新西兰总理一直在强调 “五百万之队” 这个词,没想到,这个词听在移民的耳朵里,却是如此刺耳……

“我们一直能听到,因为我们是五百万之队,所以抗疫做得多么多么成功。”

“但如果你是个移民,就不会这么觉得了。 我们 的感觉是,我们这2****人并不是其中一份子。”

Scholten-Phillips在教育与劳动力委员会上坚持说,应该是 475万之队 才对。

“我们觉得这里的移民体系已经破败不堪。 多年来,新西兰一直对全球吹‘来啊,欢迎你们啊,我们需要技术移民啊。这里是生活的好地方,是安家的好地方。’

“是的,当然是的,简直无可辩驳。但没说的那一部分是,那就是留下来有多难,拿居民身份有多难,拿公民身份又有多难。还有,要是新西兰要的是技术移民,那么恐怕他们不会是年轻人,他们就是会拖家带口。”


她希望其他移民团体能加入新西兰移民联盟(Federation of Aotearoa Migrants,缩写为FAM),来建立一个联合统一战线,对抗对移民不利的决议。

“政府要分裂各大团体是很容易,他们可以说 ‘来,我们给你点甜头’ ,比如给部分饱受分离之苦的家庭入境豁免,但受益的人只有很少数,而且还是基于收入基础的,这对于一个工党政府来说,的确是很出奇的。”

“我感觉现在是蓄势待发,我们很可能达到突破口了。”

虽然他们提到了那些能豁免入境的家庭,但依然有大批人无法和家人团圆。

“我的妻子和四个孩子都在中国……” 

新西兰移民家庭诉苦团聚无门


移民部长近期发布了新的入境豁免政策,部分移民家庭终于可以团聚了,但本次豁免的门槛很高,标准很严,依然有许多移民家庭远隔重洋,苦盼团聚。

相关阅读→ 新西兰移民部长宣布:这些人可以豁免入境了!

周二,一群处境相同的移民与国家党党魁Judith Collins见了面,谈了各自的困境。

Vitaly Anisimov的妻子和四个孩子现在都还在中国。

他说,在入境这件事上,政府好像一直搞错了优先级。“让明星和球队进来,就感觉只是为了钱。”

“而我们讨论的是家庭。这样做是不对的,这不是个经济问题。”

Ilya Shchukin有两年没见过妻子和四岁的儿子了,一家团聚遥遥无期。


Shchukin是在2019年7月来到新西兰的Nelson,在NMIT求学,原本打算毕业之后就把在俄罗斯的家人接过来。但边境关闭的时候,这一切都只能搁置。

Shchukin说两年的分离给他的心理健康造成了很大的负担,更别提俄罗斯的疫情。

“很难。我的教父没了,好几个朋友也没了。我哥(或弟弟)和侄子都感染了。”

“现在我只想知道可见的未来是什么样的,家人什么时候能入境。 面对种种不确定性,我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走。

Shchukin说自己在封城期间是核心关键工作者,但现在作为计算机技术人员,根本不符合任何豁免条件。


Vishal Piriya的妻子和儿子都还在印度。他说认识的人里,已经有人决定回去了。

“我们以前都有很好的工作,来这里是为了有个更好的生活。 我并不怪政府,他们也不过是在保护自己的公民,但也该有些清晰的政策让我们好筹划自己的生活。

在这次跟国家党党魁的会面中,Collins重复了国家党移民事务发言人Erica Stanford的说法,称移民家庭需要“团聚的路线图”。

“让移民家庭遭受这些是没有必要的,也不善良——我们会持续为移民家庭团聚的合理方案而努力。”

新西兰移民,各有各的难处。
你也经历了这样的故事吗?


“在看” 我吗? ??

有疑问?

文章没看明白?还有疑问?您还可以通过留言告诉我们,我们会在收到留言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姓名:电话:

疑问: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