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自由”而移民?德国新冠疫苗怀疑论者涌向巴拉圭


由于持续的疫情和相关防疫措施, 越来越多的德国人前往南美洲,希望过上没有接触限制、没有口罩令、没有新冠疫苗的生活。但现实真有那么美好吗?


  • 巴拉圭成为德国疫苗反对者的热门避风港


“在过去的四五个月里,很多新人来到我们这里。有些来自奥地利,有些来自波兰或俄罗斯。但他们中的大多数来自德国,”巴拉圭霍埃瑙市(Hohenau)市长哈恩(Enrique Hahn)在接受《南德意志报》采访时说。霍埃瑙诞生于20世纪初, 当时来自巴西的德裔贫困定居者来到该地区从事农业,该市至今仍保留着这些人留下的德国印记。


德国《焦点》周刊网站报道,巴拉圭其他地区也涌入了不少德国移民,首都亚松森的大多数酒店都被德国人预定满了。 此外,东非的坦桑尼亚现在也是德国“新冠移民”的目的地之一,这其中就有在德国因煽动仇恨被起诉的耳鼻喉科医生希夫曼(Bodo Schiffmann)。


这是12月3日在德国法兰克福一家餐厅外拍摄的的防疫提示牌。


  • 为何选择巴拉圭?


《时代》周刊报道称,之所以选择巴拉圭,是因为德国大多数新冠怀疑论者相信,在巴拉圭可以拥有“自由”生活。 在德国国内网站上,有关巴拉圭移民幸福生活的帖子比比皆是。公开的极右翼分子安瑙(Erwin Annau)就在其社交媒体上发布视频,渲染在巴拉圭的自由感受。


调查显示,约1/3德国人对新冠疫苗阴谋论持开放态度。 来自德国的“新冠难民”迈斯纳(Clara Meissner)就相信,大多数接种新冠疫苗的人会死亡,只有未接种疫苗的人会存活。


此外,巴拉圭是一个相对容易移民的国家,其生活成本也远低于德国。 巴拉圭约7%的人有德国血统。德国在该地的第一个殖民地出现在19世纪。二战结束后,该国成为希望避免被起诉的纳粹分子的避风港,其中包括约瑟夫·门格勒(Josef Mengele)。


诺伊曼(Viola Neumann)最近正准备移民,她向记者抱怨了德国的高税收、高消费,并表示会在巴拉圭过自给自足的生活,种土豆、黄瓜、西红柿,“我们不需要太多物质。” 她还对德国的过度正确、规则至上感到恼火,并将其称之为“表面的虚假”。



  • 在巴拉圭,人们想要接种疫苗


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巴拉圭并不像德国反疫苗接种者认为的那样免于新冠病毒的困扰。 当地政府刚刚延长了防疫法,违反口罩令及其他防疫措施者将面临严厉的惩罚措施。


巴拉圭对疫苗的态度也不像德国“新冠难民”所想的那样。《每日邮报》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 71%的巴拉圭人赞成强制接种疫苗,卫生部也在考虑采取措施。


尤其可悲的是,巴拉圭的许多人想接种疫苗却没有机会。由于可用疫苗太少,缺乏必要基础设施,当地接种过两剂疫苗的人甚至不到40%。 而就700万居民而言,已有1.6万多人因新冠而死亡。


因此,巴拉圭可能成为德国疫苗反对者的胜地是一个悖论。在霍埃瑙,前进方向很明确。“我们这里相信科学和医学进步,”哈恩说。另据《里约时报》援引边境监视和控制主管洛佩兹(Francisco Lopez)的话报道, 巴拉圭计划尽快收紧入境规定。


来源:欧洲时报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自助的时代已来临!为您推荐一款免费且方便快捷的德国分类信息发布平台,没错,就是下面这个,速速点击下图,开始自主发帖吧!

有疑问?

文章没看明白?还有疑问?您还可以通过留言告诉我们,我们会在收到留言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姓名:电话:

疑问: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