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资管新规”时代,亚太家办热还能持续多久?


新冠肺炎疫情横扫全球经济之际,似乎并未影响亚洲高净值客户的财富安排。


以中国为例, 2021年高净值个人和家庭的数量在持续增加,中国富豪400强的私人财富总价值在一年内飙升了64% 。在《2021年中国家族财富与家族办公室调研报告》中,受访者的平均净资产为12亿美元,其家族办公室平均的资产管理规模为7.93亿美元,相比于2020年的资产净值9.54亿美元和资产管理规模6.04亿美元有显著的增长。


在这种情况下,这几年亚太地区家族办公室的兴建掀起了一股新热潮。


中国大陆家族办公室进入野蛮生长期

近几年,随着中国内经济发展和高净值人群需求的升级,家族办公室逐步成为国内服务高净值人群的新模式,主要银行券商信托等金融机构陆续设立家办业务模块,已经成为行业趋势,同时,独立的第三方联合家办公司(MFO)更是蓬勃发展。


尤其是2018年中美贸易战以来,超高净值人群对资产的焦虑催生了该行业在2020年爆发。随着海南自贸港建设全面推进,海南在税率、金融以及立法等方面的优势让海内外高净值人群树立了在海南投资兴业的信心。




仅仅在2021年上半年,在海南自贸港一地,注册为家办的机构就比往年合计的3倍还要多。同年年底,海南市场监管局不得不发布304家商事主体名称停止使用的公告,其中的301家主体名称中都含有“家族办公室”一词,绝大多数都是联合家办。



放眼整个中国家办领域的建设,目前 中国各类冠以家族办公室名义的机构已有近10000家,大部分为商业银行、信托公司、投资公司和律所背景 。总的来看,大部分机构对家族办公室业务理解较为单一,以基于投资产品销售的家族信托业务为主,与欧美的家族办公室市场存在着较大的差距,产品和服务体系都不完善,缺乏专业化专属综合服务团队,资源整合能力欠缺,也没有成熟的科技系统支撑。


同时,此前中国大陆地区对于家族办公室的优惠并不够直接,针对“家族办公室”的优惠政策,税收方面几乎是空白。而中国家办的发展需要国家层面政策的引导,税收方面的支持,家办的建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国香港特区政府谋求打造亚洲家办枢纽


作为亚洲金融中心的香港,以拥有9,530名超高净值人士成为仅次于纽约的全球第二大超高净值人士聚居城市,因其位于大湾区融汇东西方文化的独特地理位置、良好的家办生态环境和体制,成为不少亚太区超高净值人士特别是企业家及其家族成员选择设立家办的目的地。


有疑问?

文章没看明白?还有疑问?您还可以通过留言告诉我们,我们会在收到留言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姓名:电话:

疑问: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