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特鲁多狂蹭俄乌战争与泽连斯基比拼演技,加拿大移民政策玩双标




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访问高度网

特鲁多如何借乌克兰人道主义危机作妖

RISE


如今俄乌战争已进行了将近一个月时间,丝毫没有全面停火的迹象,和平的曙光暂时还照耀不到乌克兰这片苦难的土地上。根据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公布的数据可知,因俄乌战争引发的人道主义危机已造成至少3393名平民死亡,9000名平民受伤,近300万平民沦为难民被迫流亡他乡。



“纵饶夺得林胡塞,碛地桑麻种不生……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在笔者眼中乌克兰平民,尤其是妇女和儿童为这场战争的最大受害者,政治与他们无关,因此加拿大提供必要的人道主义救援和量力而行接收难民,相信多数人都不会反对。



然而让笔者反感的是,特鲁多总理却借着这场人道主义危机大玩双重标准,将所谓西方主流建制派精英的虚伪发挥的是淋漓尽致,甚至损害了本国民众和其他难民的合法权益。针对乌克兰难民的接收问题,加拿大移民部早在三月初就宣布允许不限数量的乌克兰人通过快速紧急临时签证进入加拿大停留两年,然后依据特事特办获得加拿大身份。不仅如此,联邦政府还考虑过在乌克兰裔聚居的曼尼托巴省划出专门一块地方,用来安置乌克兰难民。


犹记得截止至上届大选前夕,加拿大共接收了6万叙利亚难民,并且他们若想来加拿大,无论是政府配额还是私人担保,都需要接受移民官的严格面试和层层安全背景调查。至于去年逃离喀布尔的阿富汗难民,加拿大还制定了两万的配额指标,为何这次轮到乌克兰难民,就可以畅通无阻上不封顶呢?



对于乌克兰难民的融入,加拿大明显比对待其他国家难民更加用心。其中魁北克省移民厅专门给蒙特利尔拨款500万加元,规定乌克兰难民一来除了可以直接享有全民医保外,还可以凭借开放式工签直接上岗,即俗称的先上车后补票。无独有偶,多伦多部分大企业也突然对乌克兰难民大发慈悲,称要优先聘用乌克兰难民就业。


笔者前些年在《高度》周刊曾写过一篇文章,当中引用《麦考林》杂志的数据指出,由于语言补习班和就业培训课程需要轮候一到两年才有位置,导致只有24%的叙利亚男性难民有稳定工作,而女性叙利亚难民只有8%不到可以上班。



2014年笔者还在温哥华某报与本地华人专业协会合作做过调查,仅以移民前是医生和教师的大陆华人为例,若想在加拿大继续从事相关行业,成本最低的是考取中医针灸师,药剂师和儿童早教资质,但即便是能取得职业资格证书,有过半数受访者表示就业还是困难。可见无论是叙利亚难民还是普通中国大陆技术移民,就算有加拿大本地认可的资质都未必能保证找到工作,怎么乌克兰难民就能够就业安枕无忧呢?



最讽刺的是,特鲁多执政下的联邦移民部一方面放下豪言2023年要接收43.1万移民,2024年要接收45.1万移民,另一方面却大砍技术移民指标,从2020年的11.05万人下调至未来两年的5.59万人,如果特鲁多圣母心泛滥,只想接收乌克兰难民,可以大大方方把所有指标都给乌克兰,用不着遮遮掩掩,欲牺牲技术移民来实现所谓的腾笼换鸟。


警惕自由党醉翁之意不在酒

RISE


如果从选举角度来看,特鲁多狂收乌克兰难民还有一层用意,那就是通过人口植入的方式重塑草原三省政治版图,替接班人,乌克兰裔的方慧兰副总理铺路。加拿大是西方拥有乌克兰移民数量最多的国家,达150万之众,为了躲避一战前沙俄对农民的剥削和战后苏联的农业集体化运动,二十年代加拿大就有17万乌克兰移民,其中最早的东正教教堂,乌克兰语学校和报纸《乌克兰之声》就诞生在萨斯喀彻温和曼尼托巴。


然而在省府政治层面,最后一届阿尔伯塔自由党政府是1917年,最后一届萨斯喀彻温自由党政府是1967年,最后一届曼尼托巴自由党政府是1953年,国会层面自从八十年代老特鲁多强推国家能源分配项目和农产品征收计划以来,自由党再也无法获得草原三省多数国会议席,其中上届大选更是在萨斯喀彻温全部挂零。



不过在诸如里贾纳,温尼伯和埃德蒙顿等大城市,自由党尚有一搏的空间,只是欠缺火候,而以曼尼托巴为例,2020年全省人口仅增长了3931人,人口总数也下跌至1,380,935人,白人保守派选民老龄化问题严重,年轻一代因接受开明的观念,往往生育意愿不高。在这种背景下如果对乌克兰难民大开门户,自由党就可以一剑封喉,慢慢夺回昔日所谓的草原三省执政及国会多数席位辉煌,彻底端掉保守派阵营大本营,让保守派阵营再无赢得大选的机会。


“北约领袖 ”不要漠视顿巴斯种族灭绝

RISE


俄乌战争爆发至今,西方国家领导人上蹿下跳找不着北的当属特鲁多,尤其是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为他戴高帽,声称加拿大应在俄乌战争危机中发挥 “领袖作用”。外加3月16日喜剧演员出身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又在加拿大国会激情发表在线演说,与中学戏剧课老师出身的特鲁多开展一番同行切磋,就差流眼泪直奔奥斯卡金像奖了。


笔者认同泽连斯基总统和“北约领袖”特鲁多总理提到的乌克兰当前人道主义灾难,但也请两位不要睁眼瞎,丝毫不提发生在顿巴斯的种族灭绝,毕竟去年加拿大国会还通过了所谓其他国家种族灭绝动议,把大有争议的事都能当真,何况顿巴斯种族灭绝那可是铁证如山。



2014年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被推翻后,新政府通过纳粹化议程步步紧逼,最后直指顿巴斯地区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个人民共和国。需要特别指出的是,2014年以来加拿大总计援助乌克兰达7.85亿加元,并通过北约“统一行动”(Operation Unifier)在乌克兰部署了约200名加拿大军人,而“统一行动”还参与训练了新纳粹法西斯民兵亚宿营。其中纳粹化的乌克兰国民警卫队指挥官比列茨基公然宣布,所谓乌克兰的命运是“领导世界白人种族开展最后一次十字军东征,对抗次等人类(lead the white races of the world in a final crusade against the Untermenschen semites)”。


在如此猖狂的纳粹化背景下,顿巴斯种族灭绝可想而知。另据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新闻部公布的新闻稿可知,自2014年以来顿巴斯地区共有1.4万名平民伤亡,当中绝大多数是手无寸铁的妇女儿童和老年人。至于传说中的乱葬岗,仅在俄乌战争发生前的2021年8月至10月,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就在Slavyanoserbsk村,Sokogorovka Pervomaisk住宅区,Vidnoe-1村和Verkhneshevyrevka村外围发现了5处乱葬岗,均为数百名妇女儿童被捆绑后用毯子包裹,尸身惨不忍睹。



经笔者查询联合国种族灭绝罪公约的定义,“下列任何一项蓄意消灭全部或部分某一民族,人种,种族或宗教团体的行为”属于种族灭绝,其中包括“杀害,致使身体上或精神上遭受严重伤害以及故意使种族处于某种生活状况下,以毁灭其全部或局部的生命”,毫无疑问顿巴斯地区完全符合。


虽然笔者的基本立场是反对战争,尊重他国主权和领土完整,呼吁和平,但笔者作为媒体人不能搞双重标准,顿巴斯如此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为何特鲁多从不吭声,包括那些去年投下其他国家种族灭绝动议赞成票的国会议员? 乌克兰难民固然可怜,难道顿巴斯人就不是人吗,加拿大是否应该同等标准接收顿巴斯难民呢?



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RISE


在美国奥巴马总统执政后期,俄乌双方曾达成明斯克协议,当中就包括给予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自治权,在乌克兰和俄罗斯边境地区建立安全缓冲区以及采取措施改善顿巴斯地区的人权状况等内容。等到特朗普上台后,美国不仅深化明斯克协议执行力度,还表态不支持乌克兰加入北约,并且叫停了价值3.91亿美元的军事援助项目,理由是乌克兰存在严重腐败,所以特朗普说如果他还在普京不会进攻乌克兰,确实有一定的道理。


然而拜登上台后,北约不断在俄乌边境增兵,还默许乌克兰对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展开炮击,而东顿巴斯地区更被乌克兰军队和法西斯民兵占领,至少在乌克兰问题上,特朗普是一位有智慧的政治家。



二战后期苏联和西方盟国曾达成著名的百分比协议,将西欧确定为资本主义势力范围,东欧隶属于社会主义阵营,南欧则根据百分比平分作为缓冲,在此基础上西方默许东欧的保加利亚等国亲西方王室退位,由共产党执政,苏联则动员西欧的法国和意大利共产党解除武装,换取副总理职务融入资本主义体制,并停止援助南欧的希腊共产党游击队。


虽然冷战爆发后协议一度被严重破坏,但大致方向和格局没变,初衷也值得后人借鉴,即政治是一门艺术,需要妥协。可惜这个最基本的道理,两位戏剧业同行泽连斯基和特鲁多却不懂,他们导演的所谓战争片大戏,付出沉重代价的将是乌克兰无辜百姓的继续伤亡和加拿大民众生活更难负担,最后变成西方自己的油价和物价成为被制裁的一方。


本文为个人观点,不代表高度见闻(RiseDaily)li立场。




俄乌战争本质是代理人战争,特鲁多替拜登冲锋置加拿大于地狱

不敢相信,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怎么会是他的提线木偶?

大温房市猛虎行情,房价全线腾飞后,机遇在哪儿?

加拿大税务局开始研究星座了,看看准不准? 


有疑问?

文章没看明白?还有疑问?您还可以通过留言告诉我们,我们会在收到留言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姓名:电话:

疑问: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