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80后重庆小哥,国内普通白领,移民澳洲6年,体会别样人生


这是我们讲述的第198位 真人故事
我是东哥,重庆人,从小在城区解放碑长大。
七年前,由于一个契机,我移民到了澳洲的珀斯,一个被称为“全世界最孤独的城市”。
为了生存,我做过国内不曾想过的各种苦力,并拍视频分享我和其他澳洲华人的经历、生活、工作等,没承想成为了大家眼中的珀斯“万事通”。
常言道, 人生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 我很享受自己的变化,也希望我的分享,能让你对这个精彩的世界多一分热爱。
(2021年在西澳北部)
01
由于家庭原因,我小时候就特别独立。我跟爷爷、姑姑平常联系多一些,爸爸在外面做生意,也不怎么管我。十几岁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自由折腾。
高中毕业后,我没有再继续读书。家人觉得去部队锻炼一下,回来可能会找到一份好的工作。我觉得也还行,就去参军了。
1998年,我应征入伍,在云南昆明陆军野战部队服役两年。那时候当兵非常艰苦,一个月只有45块钱津贴,包括10块钱的高原补助。
45块钱,就只够打几个长途电话,更不用说年轻人还有点抽烟喝酒的小爱好,以及偶尔出去吃顿饭。所以,那时候我每个月的生活费,主要还是靠家里资助。
(五岁的我)
两年服役期到了,我没有选择分配工作,拿着退伍津贴和地方补贴一共六千多块钱回到了重庆。其中大部分钱转手给了爷爷,因为他帮我支付了退伍后学大车驾照的3000多学费。
退伍回到重庆后,我从事过很多行业的工作,短的几个月,长的几年。
重庆有很多摩托车生产厂家,我做过台湾合资摩托车厂的片区销售经理,长期外派在河南和安徽。也做过全国知名大型房地产公司的拓展部项目经理,主要对接开发商。
我还有两次创业经历,一次是2012年经营一个网络公司,运营视频聊天室。 另一次是和表姐在重庆商业中心开了一家服装店,主要卖女式高端包包和服装。
这两次创业都因没有经验,仅半年就以失败告终。
(当时投资的服装店)
02
英国大戏剧家萧伯纳曾说, 一个尝试错误的人生,比无所事事的人生更荣耀,并且更有意义。
我总是在探索,在尝试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毕竟不了解,又怎会热爱呢?
偶然间,我了解到一个周围少有人涉及的行业:移民行业。
碰巧看到有移民公司在招聘,经过打电话了解,以及多方面查找资料、搜集信息,顺利进入了中国排名前几的一家移民公司,做了一名移民顾问。
这个工作,向我打开了了解新世界的一扇窗。我学习到很多关于移民方面的知识,包括各国的移民政策,华人到国外后的生存情况等等。
而同事里面也有持外国护照的,生活在澳洲和其它国家的,这些人让我近距离了解了国外的生活和学习。
(在国内移民公司办公室)
他们所展现出来的信息,和我从小接触到的国内的情况截然不同。 我从小爱冒险,向往不一样的生活,在移民公司的经历,加速了我想移民出去看看的想法。
我很清楚,中国移民主流方向最早是加拿大、美国,后来才是澳洲和欧洲一些国家。
我选择澳洲移民,一是澳大利亚离中国很近,东部人口聚集地区和北京时间有两个小时时差,而我所在的西澳城市珀斯和中国就没有时差,想和国内的家人朋友沟通毫无时间限制;
二是澳洲气候特别好,四季分明,最热的是二月,平均30℃,最冷的是七月,平均17.4℃。再加上移民顾问的工作,让我对热门国家的移民条件了如指掌。
正好 我太太是硕士学历,她从事金融行业,符合澳洲技术移民的要求,我算是搭了她的顺风车。太太英语基础不错,只花了半年时间学习英语,递交申请,就成功获得了移民签证。
2015年在申请移民的等待过程中,刚巧一个朋友在澳洲的第一大城市悉尼,我们花了近半个月在那旅游,相当于为自己探个路。
对那里的感觉和中国的大城市一样,人多车多,房价贵,我不太喜欢。
(2015年第一次旅游签证到悉尼)
03
2016年,我们申请的PR(永久居留权签证)下来了,过了一两个月,跟家人朋友吃了告别饭,就买机票出发到澳洲了。
当时我特别开心,因为我的一个梦想实现了。移民签证的限定落脚城市是西澳的珀斯,是一个我非常喜欢的城市。
珀斯是西澳的首府,被称为“全世界最孤独的城市”,是澳洲西边唯一的一个大城市,真正的地广人稀,景美人少
西边是烟波浩瀚的印度洋,南边是人迹罕至的南极洲,离它最近的海滨城市阿德莱德,距离它两千七百公里,相当于从上海到兰州的距离。
而人口只有悉尼的一半,华人相对少一些,英语环境能让我更好地适应澳洲当地的生活文化。珀斯也被称为澳洲最友好的城市,相对来说安全系数较高。
(珀斯在澳洲的地理位置)
我深知移民到一个说英文的国家,会面临很多的困难,语言是要首先克服的。我没有国外教育背景,也没有国外工作经历,移民后的头几年会非常艰难。
所以在准备移民之前,我就开始学英语背单词。那时候网络和各种学习软件都不像现在这样方便好用,我都是用的笨办法学习。巅峰期时,我的词汇量达到五六千。
其实到后来,我才慢慢悟出,移民应该追求的不是非要融入澳洲,而是融入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毕竟生活是自己的,日子过得舒心了,哪里都是主流社会。
(在澳洲捉鲍鱼)
同时,我也给自己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建设:哪怕刚开始做很多低端的工作,做很脏很累的工作,我都要顽强地过下去。
因为自己当过兵,热爱各种运动,还学过泰拳,并且不怕吃苦。而且既不是富二代,也不是官二代,只是机缘巧合闯入移民行业。
老天给了我一次选择看世界的机会,我就一定要把它紧紧攥在手心。
(2009年练习泰拳)
04
刚来的时候,觉得澳洲的物价非常贵,因此刚到珀斯没收入,每花一分钱我都要想值不值得。
由于在珀斯举目无亲,我便提前在网上找当地华人分租了一间房子,一个月光房租就得近一万人民币。再加上维持日常生活的开支,日子过得真的是捉襟见肘。
到澳洲的第三天,我就在网上找到了第一份工作:装修临时工。
一天工作八小时,日薪120澳币,也就最低工资标准。由于我身体好,动作麻利而且做事踏实,收工时,老板说:“你直接把我的车开回去,明天再开来。”
在澳洲,由于地方太大,没有出行工具,单靠公共交通,非常不方便。但老板的好意我拒绝了,因为感觉工作强度和收入不成正比,不值得。
(我和我的澳洲坐骑)
过了一周,我开始了第二份工作,在一家大型超市做中餐馆的配货员,每天需要开小货车到五六个地方送货。相对装修工作,这份工作稍微轻松一点点,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
餐馆需求量最大的就是米和油。油都是大铁桶装的,一桶油25公斤,一袋米20公斤,我需要把油和米从仓库放到推车上,再搬到车上,到地方后再从车上搬下来。
那时候,我每天走路都是两万多步,甚至三万步。
(在当地华人开的超市外)
这样高强度的体力工作,虽然比我以前坐办公室辛苦万分,但却有了意外的收获:身体得到了锻炼。
之前,在国内由于整天对着电脑,偶尔还打游戏,我的颈椎有点问题。平常又有抽烟喝酒的坏习惯,感冒发烧一年一次对我来说稀松平常。
但做超市配货员的半年里,我基本没有感冒过,偶尔有点症状,吃一两颗感冒药就好了。
当时时薪是十五澳元,老板一直劝说我转正式工,这样工资会高一些,但我拒绝了。
因为我想提高英文水平,每周需要两个半天时间学习,以便尽快达到和当地人无障碍交流的水平,早点融入当地社会。所以,不能为了蝇头小利,而忘记自己到澳洲的初衷。
(2016年刚到澳洲就喜欢上的极限运动:风筝冲浪)
另一个我做得比较长的工作,是做搬家工人,也做了几个月。
以前在国内,我从来没有想过去做这样的纯体力工作。但到了澳洲,我告诉自己,只要有助于在珀斯扎下根,工资待遇不错,我就做。
搬家的工资还不错,20澳元一小时,比我做配货员工资高出百分之三十。不过工资高了,劳动强度也更大。
澳洲的房子普遍偏大,每栋房子一般都有四五个房间,要把里面所有的家具和东西搬出来,一般需要两三个小时不停地搬。
有时候碰到几百斤的钢琴,还得两个人抬,如果其中一个人力量不够都抬不起来。我还碰到过超级重的大保险柜,三个人都抬不起来。
搬家工作一天七八个小时下来,累到回家倒头就能睡着。
(2017年当导游时的工作照)
慢慢地,到澳洲时间长了,找工作的渠道就多了起来,我就想着结合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做一个更有发展前途的职业规划。
我没有澳洲学历,想要找到办公室的工作基本不太可能,除非英语水平提高到当地人的水平,或者再去读书,这些短期内都无法实现。
刚好当地旅游公司招导游,需要会开车。我拿驾照将近二十年,是个名副其实的老司机,开车完全没问题。于是就去应聘做了导游,一做就是三年,直到席卷全球的疫情来临。
需要说明的是,由于澳洲人工成本太高,导游是需要开车加解说的,也就是国内的司机加导游的工作。
导游这份工作,是我最喜欢的,也是做得最久的一份工作。
一是因为导游需要开车,而开车对我来说,如同家常便饭。
二是可以到很多地方免费旅游,欣赏美景。尤其是澳洲的西海岸,海水清澈,沙滩金黄细软,蓝绿色的海水映衬着碧空如洗的天空,简直美不胜收。
三是工作很有趣,每天都会面对来自全世界的华人,可以跟他们聊天,听他们分享来自全世界的新奇故事。
导游虽然不像搬家工人那么大的劳动强度,但也非常辛苦。如果说搬家是突击战,导游就是持久战。
(我和萌萌的考拉)
我所在的西澳,面积非常大,占整个澳洲面积的三分之一,超过250万平方公里。一般的一日游,路程短一点单程都要四五百公里,来回八百多公里,工作时长大概14个小时。
开长途车,对人的身心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早上五点起床去酒店接客人,开车到各个景点,路上要边开车边解说,安排客人吃饭。晚上七八点返回,送客人安全回酒店以后,我再回家。
旺季一周工作六七天,淡季一周工作三四天。
一般是开公司25座的巴士,旺季有四五十人的大团,我们就要向当地旅行社租大巴士,那种车配有司机,我们就没有那么累,只负责解说和其它工作。
(西澳南部旅行时)
有时我也带几日游的旅游团,那种相对一日游就轻松一些。虽然每天也要开五六百公里,但是由于吃住都是和客人待一起,就可以省很多时间休息。
05
后来由于疫情的原因,没有了游客,旅行社的工作基本就停了。 我想自己还是做点什么吧?
思来想去,觉得可以结合之前做移民顾问的工作经历和多年的人脉关系,加上现在在澳洲的生活,拍视频做分享,让没有到过澳洲或者国内的朋友,了解普通澳洲华人的真实生活。
同时也分享一些澳洲移民、留学、在澳洲面临的困难等等,让大家少走弯路或者避免上当受骗。
刚开始做视频,我只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和感受,但那只是个人的观点,不具有代表性。
后来我就邀请了澳洲更多的华人做分享,有台湾人、越南华侨,有做护士的,有做联邦大律师的,也有留学生,甚至还有许多与中国有渊源的澳洲人。
(访问在中国十年的前雅思考官)
我没有团队,也没有高档拍摄设备,更没有预先对好台本。每次联系好采访对象,就带着运动相机和手机去采访。
受访人预先并不知道我会问什么问题,也没法做准备,访问的场景、对话、反应等所有的都是最真实的。
以前,我是一个连朋友圈都很少发的人。做视频分享,都是要从头学起。学习面对镜头克服紧张情绪,学习流畅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减少说话中的语气词,学习视频剪辑等等。
(澳洲最帅的市长也常在我的视频里分享他的故事)
我的第一个视频是在2019年底,那时候对着镜头非常生涩。
视频里,我经常分享新移民会遇到的一些生活小事,比如说去开银行卡,哪个银行比较好一点,不收管理费;再比如用什么电信公司的网络会比较稳定,比较快。
这些虽然在生活中都是小事,但是一旦踩坑里了,就非常烦躁,而且没有人会事先给你提醒。
我是重庆人,说话直爽,做事干脆利落。 做视频的初衷很简单:通过视频,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让大家明白,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难。所以,我的视频都是很接地气的内容。
(去成都小伙伴家里做客)
在国外,除非工作环境是英语,或是有很多当地人,说英语的机会不会太多。要想把英语说好,都得花时间学习。
我现在仍然每天坚持学英语。每天一个小时听英语新闻,锻炼身体后,还会花至少半小时用学习软件精读英语,用付费软件学场景对话之类的。
只听是不够的,因为有些听不懂的可能下次碰到,还是听不懂。所以精读和泛读泛听都是要同时抓的。
以前读书时,不知道学习的意义,不知道努力。现在越长大,越努力。尤其是接触自媒体以来,我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学习,查找资料,做大量的研究,才做出干货满满的视频内容。
(袋鼠很亲人)
06
在珀斯买房实在容易,我们家现在的房子,是到澳洲的第二年买的。是当地很普通的老房子,80年代建造的,688平米。
能这么快买房,不是因为我家是土豪,而是澳洲买房利率在3%左右浮动,首付两成就可以。一个双职工家庭,年收入税前十几万,工作一年,就可以很轻松的按揭买一套房。
而珀斯相对墨尔本,相同地段,相同面积,房价却少一半。
这边离海近,开车四十分钟就到海边。我喜欢冲浪,但由于疫情原因,现在只能在家锻炼,偶尔也潜水。另外,我正在学渔猎,用鱼枪打鱼。
这边海洋资源丰富,可以一年花一百澳币去申请执照,捉龙虾、捉鲍鱼、打鱼之类的。
(在澳洲捉螃蟹)
澳洲对海洋资源和野生动物的保护都非常严格。
如果发现你的活动超出执照允许范围,比如捉的尺寸太大,数量太多或者品种不合格,你可能会面临几百甚至上千罚款,严重的甚至还会坐牢。
其实,保护环境,除了相关法律要严格执行,更重要的是对国民意识的培养。例如开车很少按喇叭,公共场合提供狗便便的收集袋等等。
我刚到澳洲时,也花了一段时间来适应这些,现在就很注意,在公共场合言行比一般人做的都好。
因为我意识到,自己的一言一行丢的不是一个人的脸,可能会给整个华人群体带来负面影响。
(在新西兰旅游)
有人说,命运就像自己的掌纹,虽然弯弯曲曲,但永远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喜欢简单的生活和人际交往模式。在澳洲生活这几年深切体会到,人只要善于学习,就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也能把世界看得更清楚,活得更明白。
一路走来,虽然已伤痕累累,但我还是忍不住要勇往直前。 坚持做好我的频道分享,邀请更多的人来分享他们在澳洲的经历,让更多人更全面地了解更真实的澳洲。
同时也会保持学习,做好移民留学咨询服务,为更多想看世界的人搭建桥梁。

真实人物采访 我们不能走 过不同的 人生,却能在这里感受别人真实的故事,而且,每个故事都有真实照片噢!如果你也喜欢这样真实的故事,请关注我们吧!


— END —

口述 | 东哥

编辑 | 橙心橙怡


喜欢此文,请点赞和“ 在看 ”吧!

有疑问?

文章没看明白?还有疑问?您还可以通过留言告诉我们,我们会在收到留言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姓名:电话:

疑问: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