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局工卡处理时间呈“几何式”拖延,移民申请人们都付出了什么代价?

2022年03月15日 纽约 晴

平时小纽收到的各类私信问题,除了大家情况各不相同的申请细节问题外,最常听到的吐槽就是 移民局处理申请的速度太慢,其中对大家带来负面影响最大的就是 工作许可。


据不完整统计, 当前有超过一百万的申请人正在等待各类工作许可,当前美国正值劳动力、人才短缺之际,可这些有技能且有着强烈工作意愿的外籍人士,却因为一张工作许可被阻挡在就业市场之外。


最近,彭博社专门深度采访了几位饱受工作许可延误之苦的申请人,这些 申请人无论是在经济上、生活上、事业上、情感上都承受了巨大压力。




I-765工卡处理时间几何式增长


虽然拜登上台之后,执行的移民政策以及对待移民的态度完全和上届政府不同,改善和放松了不少川普时代的移民申请限制,但客观因素是2020年初开始蔓延的新冠疫情让 本来工作效率就不太高、申请积压得已经挺严重的移民局更加不堪重负,各类移民申请的处理时间一再飙升,凸显了移民局多年来功能失调的累积效应。


其中,I-765工卡的处理时间从之前的大概3个月延长到现在的半年到一年不等。下图是移民局佛蒙特州处理中心当前的各类I-765处理节奏,大家自行感受一下。


△截图来源于移民局官网,版权属于原作者


在新冠病毒肆虐美国期间,移民局积压着的等待处理的工卡申请数量猛增。根据移民局提供的官方数据显示,在2021财年结束的时候,也就是 截止去年9月30日,有近150万份工作申请正在等待审理,而上一财年结束时这个数字大约为64.9万份,截至去年12月底,美国有1090万个空缺职位等待被填补。


在等待工卡期间所有申请人都无法正常工作,这就不得不动用储蓄来支持各项生活支出及移民申请费用,而一旦聘请律师真的开始诉讼流程,对于任何普通人来说都会造成很大的经济负担。


△截图来源于彭博社,版权属于原作者



移民局的举措


上个月美国移民局局长Ur Jaddou 出面承认,因为移民申请处理时间拖得太长,已经对移民申请人的正常生活造成了负面影响。


移民局的一位发言人在回复记者的提问时,曾介绍移民局实施了新的政策和运营改进,以减少未决案件的数量和提高处理效率、缩短审批时间,这其中包括延长签证有效期和为某些类别的签证提供自动延期。


这其中包括在去年11月移民局宣布, 将为H-1B和L-1的配偶签证的工卡延续开绿灯:


  • 对于H-4签证持有人:及时提交了EAD延期申请的,且在过期后依然持有有效H-4身份的申请人,可以自动获得最多180天的EAD工卡延期。


  • 对于L-2签证持有人:将取消对L-2就业需现申请EAD工卡的规定,日后L-2身份将自动获得合法工作身份,无需单独申请EAD工卡。



另外, 近期移民局也开始分开审理EAD工卡和AP回美证。以往大家在申请I-485时会一同提交工卡加回美证的Combo卡,现在移民局将这两项分开审理也是为了能缩短审批时间。


经济、生活、情感备受煎熬


今年29岁来自巴基斯坦的留学生Waqar Aqeel,去年12月他在杜克大学取得了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并且拿到了谷歌的工作offer。早在正式毕业之前Aqeel就 早早启动了OPT工卡申请流程,但他迟迟没能收到工卡。


Aqeel的博士研究领域专攻的是网络隐私安全问题,他这属于美国各大互联网科技公司都争着雇佣的香饽饽专业人才。尽管谷歌在等待工卡的问题上表现出极大的宽容,但从Aqeel的角度考虑,他无时无刻不处于极度焦虑的状态。在数次与谷歌HR交流推迟入职日期后,Aqeel担心谷歌不会就这样一直等着他,到手的工作随时可能打了水漂。


最离谱的是他的工卡显示已经在10月份就批准了,但是移民局却迟迟没有为他制卡。最后在N次推迟了入职日期,眼见日子临近Aqeel几乎要被逼着回国的情况下,他雇佣了一位律师,“威胁”移民局再不给发卡,他就把移民局告上法庭,这才最终收到了工卡。


△留学生Waqar Aqeel,版权属于原作者


今年34岁的人力资源经理Nikita Scott-Naylor是英国公民,生活在田纳西州,去年4月她申请了绿卡,并同时提交了一份工卡和回美证申请,她估算在上一份工卡到期之前新的工卡应该能到手,但实际上 她因为移民局未能及时为她发放工卡,在去年9月被公司解雇。


失业之后她不得不依靠自己仅有的2.5万美元储蓄支付日常生活开销及偿还房贷,她每月都要支付$1,500的房贷,虽然她还能用之前雇主为她购买的医疗保险,但她需要每月自掏腰包$700。这样的生活她撑了三个月之后觉得自己已然要崩溃。


不能工作、不能赚钱、不能离开美国,自己的生活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这样的生活无论换做谁都会倍感焦虑。


大家可能听过 请议员帮催移民申请的成功案例,但美国官方通常不会将迫在眉睫的失业压力视为加快工卡审批节奏的正当理由。



Mahmud Hassan是田纳西州一家实验室的生物能源研究员,他曾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取得了遗传学博士学位。他在去年10月不得不返回家乡孟加拉国更新护照。为了重新进入美国,他需要新的签证,但他的 申请陷入了长达数月的行政审理(administrative processing)泥潭。


他的雇主不愿意一直等下去,最后Hassan被实验室开除了,因为失去了工作、得不到雇主的支持,Hassan现在更是无法返回美国了。从职业发展上讲,Hassan在被开出之后,他不得不中断了自己已经进行了两年的、由美国政府资助的科研项目。


因为妻子和10个月大的孩子还留在美国,Hassan在失业后继续支付了三个月的每月$900的房租,但那之后他不得不因为经济原因放弃这套公寓,他的妻子和孩子也不得不搬去了亲戚家寄住。因为疫情的原因,当地驻美使馆尚未完全开放,他连申请旅游签证回美、处理家庭事务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他只能寄予希望能通过远程面试的方法在美国再找到一份工作,只有获得新的工作签证Hassan才有机会回到美国与家人团聚。




看完了今天小纽的文章你有什么想法?

欢迎在文末给小纽留言,

与其他小伙伴们互动~


如果你对美国法律有任何问题,或者你 需要一支优秀的法律团队为你搞定2022年H-1B申请 欢迎拨打小纽热线 800-685-6947进行免费咨询,我们将竭诚为您提供优质的美国移民法律服务~


如果你喜欢小纽或者小纽的文章,别忘了点赞、评论、转发,并把小纽介绍给更多的小伙伴哟~~


请关注小纽视频号 

小纽在美国





阅读原文

有疑问?

文章没看明白?还有疑问?您还可以通过留言告诉我们,我们会在收到留言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姓名:电话:

疑问: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