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nneLee自初中即患抑郁症曾欲自杀移民二代心理压力大路怒男童遇害案一些报道被指凸显华裔淡化主犯

























洛杉矶 星岛 日报 电子报   
↑↑↑长按识别二维码 ↑↑↑

南加新闻

2015年,提前从高中毕业的Lee在完成社区大学的美术作业。她通过绘画来治疗抑郁症。KHN/推特截图


近日,涉及六岁男童高速公路射杀案的两名年轻嫌犯,其中之一是年仅23岁的台湾裔女生Wynne Lee, 毕业于钻石吧高中。此消息一出,洛杉矶华人圈一片哗然,民众表示震惊和难以置信。同时,Wynne Lee已经罹患十年抑郁症的心理疾病也浮出水面,为广大移民家庭子女的心理健康问题敲响了警钟。


本文内容节选自美国知名健康媒体机构Kaiser Health News在2015年对于Lee和她家人的采访,当时Lee才16岁,是钻石吧高中的学生。当时的Lee已经罹患抑郁症第四年,没办法回到校园正常上课,只能在家中上学。


Lee在圣盖博谷长大,这是一个受亚洲移民家庭青睐的城市,居民都拥有良好的教育背景和经济能力。Lee的父母是台湾移民,她父亲在一家床垫公司工作,她母亲是家庭主妇,这对夫妇一共有三个孩子, Lee还有两个弟弟。


Lee总是受到校园霸凌并且有自杀的念头,在被送进精神病院之前,她不知道这就是抑郁症。尽管她很清楚,自己应努力学习、取得好成绩,让她的台湾父母为她骄傲。但她没能够完成父母的期望,她也不知道如何寻求帮助。


根据《洛杉矶日报》报道,在心理健康治疗方面,亚裔美国人群体常常被忽视。研究人员说,有关亚裔美国人的心理问题的研究数据很少,亚裔也不习惯去治疗心理问题,没有把心理问题当成一种疾病来对待。虽然总体而言,亚裔美国人的自杀率低于全国水平,但亚裔美国人自杀率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研究表明,抑郁症和自杀,因年龄、性别和种族而有很大差异。


例如:亚裔美国大学生比白人同龄人更可能严肃地考虑自杀。根据美国国家卫生统计中心2007年的数据,15至24岁的亚裔女性自杀死亡人数仅次于美洲原住民。此外,研究人员还发现,在美国出生的亚裔女性,产生自杀念头的风险明显高于其他群体,包括女性移民和美国出生的男性。


专家说,由于父母制定的高标准,导致父母有时会有意无意地妨碍心理疾病的治疗。父母为孩子所做的牺牲,会给孩子带来压力。美国精神病协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主任帕雷赫 (Ranna Parekh) 表示:「移民后代们需要用几代人的时间,才能最终获得自由。」


在Lee因为抑郁症而旷课的时候,她妈妈恳求女儿回到学校去上学,也曾责骂女儿,收走了手机,即使这样,Lee依然不愿去学校。「我认为她不想上学只是为了偷懒。」 Lee的妈妈说。最终,Lee在九年级一共旷课了47天,超过了学年的四分之一。第二年,她继续旷课了39天。

直到有一天,妈妈看到女儿的日记,发现了自杀的字眼,于是她告诉了学校辅导员。后来一位社工来到家中,帮助解决这个问题。Lee的妈妈还参加了一个育儿班,试着和女儿多交流内心的感受,可惜无济于事。


有天下午,Lee要求妈妈载她出门,她想去看望一位朋友。由于那天她翘课了,妈妈拒绝了她的要求。母女俩因此引发了争吵,妈妈说:「我受够了」,之后便报了警。Lee抓起一瓶处方药,大口大口地把药片往嘴里吞。之后Lee被送进了医院,医生告诉她,她患有抑郁症。

直到那一刻,她才知道,所有错误的源头,原来是「抑郁症」这三个字。

后来,Lee转去亚卡迪亚的太平洋诊所(Pacific Clinics)接受门诊治疗。项目主任孔特拉斯(Maribel Contreras) 说,旷课、睡眠不规律以及易怒,导致Lee的自杀企图 「非常严重」。


Lee看了几个不同的治疗师,但效果甚微。一位精神病医生建议她服用抗抑郁药,但Lee拒绝了:「(我不想依靠药物)我只是想靠我自己来治好我的病。」由于抑郁症的治疗迟迟不见起色,Lee最终选择了放弃治疗,回到家中。


在家里,她很少下楼吃饭,宁愿等到家人都吃完了,她才会独自一人去用餐。当时她11岁的弟弟Kevin说,姐姐经常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还听见她在哭。「看着她那样,我很难受。」弟弟表示。Lee的妈妈也因此感到孤独无助,别的家长总是问起Lee的现状,甚至责备她不够上进。「对于家长来说,成绩就是一切。」 Lee的妈妈感叹道。


2015年,长期在家自学的Lee通过了加州高中能力测试,提前从钻石吧高中毕业。她前往Mt. SAC社区学院,学习绘画、英语和室内设计课程等课程。然而她选择休学一个学期,全职打工攒钱,以便搬离父母家,出去独自居住。


当时,Lee对媒体表示,她的梦想是去加州州立大学长堤分校(Cal State Long Beach),在那里,她打算主修一门设计领域的学科。

这个美丽的女孩原本可以拥有一个灿烂的未来。



路怒男童遇害案?
一些报道被指凸显华裔淡化主犯


本报记者尚颖洛杉矶报道


橙县55号高速公路路怒事件造成6岁男童艾登(Aiden Leos)遇害案,嫌犯埃里兹(Marcus Eriz)和李韦恩(Wynne Lee/音译)于6 月6 日被加州公路巡逻队逮捕。埃里兹被控过失杀人,李韦恩协助犯罪(Accessory after the fact)。一些媒体报道以驾车人华裔李韦恩的名字作标题,或报道中只刊登华女李的照片,被指突显华裔却淡化主犯 ,引发华人社区的争议。


律师杜惠莉表示,一些媒体报道只刊登华裔驾车者嫌犯的照片,或仅以李韦恩的名字作标题,不了解的读者误以为她是杀手。这些误导做法非常不妥,是对华裔群体的伤害,似乎丑化或凸显亚裔女犯罪。曾经发生过的类似事件中,对亚裔的区别对待并非首次。COVID-19疫情针对亚裔的仇恨已经很严重,这样会不会又为华裔拉仇恨?


据橙县检察长办公室,李韦恩被指控协助犯罪,及车内藏有武器。埃里兹被指控犯有一项二级过失杀人重罪,一项向有人乘坐的车辆开枪的重罪,以及两项开枪造成重大人身伤害和死亡的重罪。律师蔡玟慧解释,如果所有罪名成立,主犯埃里兹将面临最高 40 年的终身监禁。


李韦恩事后协助犯罪,及在车内非法藏有枪枝轻罪,将面临最高三年的刑期。据悉,经检察官请求,目前埃里兹的保释金翻倍至 200 万美元,李韦恩的保释金也从 2万增加到 50万。


蔡玟慧指出,COVID-19疫情以来,尤其亚裔仇恨剧增,任何刑事案都不应该凸显族裔身份。除非是针对某个族裔的仇恨犯罪,需要凸显受害者的族裔可以理解,因为族裔身份成为被攻击的目标。


华裔鉴识专家李昌钰博士分析,这个案子原本是单纯的路怒事件,他以前调查过很多类似案件,枪击的原因可能只是开枪泄愤,动机不一定是杀人;否则会直接射击司机。作为鉴识专家,他主要看子弹从哪里打进车内,是从门或是玻璃窗?它的角度是90度,或是前后直线射击。如果不是直接枪击司机或车内的人,看是否子弹跳弹;如果是被流弹击中,不属于谋杀。还要看枪是否合法,在公共场所开枪常常有误伤的情形,假如嫌犯不承认有杀人动机,只因对方没有礼貌做不雅手势,所以开枪吓唬一下误伤,辩护律师有机会朝着这些方向做辩护减刑。


邓洪律师指出,这个案子的经验教训是,遇到路怒事件忍一下可以避免杀身之祸。


另一方面,无论对方怎样做,最重要是不能开枪报复。如果亲友知道或怀疑家人牵涉到违法的事情,须尽早咨询律师,或律师到场之前行使第5修正案保持沉默的权利。





   END   


关注我们

www.singtaousa.com/la/

上网订阅 即日送报到府

在看点一下 大家都知道



阅读原文

有疑问?

文章没看明白?还有疑问?您还可以通过留言告诉我们,我们会在收到留言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姓名:电话:

疑问: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