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木而栖?——放弃新西兰,移民加拿大?

后疫情时代,放宽移民门槛的国家中,宣传最响亮的莫过于加拿大了。许多移民新西兰无望的华人,把目光投向了加拿大,虽然有的心有不甘,有的顺势而为。 



1978年出生的张易,一直在国内从事家具国际贸易。“我有两个孩子,一个6岁,一个4岁,我们主要为了让孩子在小学阶段接受宽松的教育,新西兰无论从社会文化还是教育环境上都满足。”


2019年10月,张易成功申请到了新西兰怀卡托大学的硕士课程,全家准备过完年就登陆新西兰。结果疫情爆发,边境关闭,虽然学校提供了线上课程,但是“毕业后能否给3年Open工签,新西兰一直模棱两可,所以我也不敢学。”

等了整整一年多,新西兰移民政策却突然收紧了。“新西兰边境不开,一直也没有一个明确的政策。加拿大则允许学签入境,所以我转而帮小孩申请加拿大的小学了。”


2个月后,持有陪读签证的张易,就带着6岁的大女儿去加拿大了。他说顺利的话几周内就能转工签,工作1年后提交省提名,然后申请枫叶卡。期间生活稳定了,就把老婆和小女儿也接过去。


放弃新西兰,张易说是迫不得已,“挺遗憾,但不想一直等下去。”



2016年10月,谢闻夫妻带着4岁的孩子来到新西兰。“最初我拿学签读语言学校,老公和孩子拿的旅游签。后来我很顺利地拿到了奥塔哥理工学院level8的管理学offer,老公也换成了配偶工签。”



一开始,谢闻的老公就找到了专业对口的工作,但一直没有达到移民要求的雅思6.5分。为了能顺利移民,老公决定去Invercargill 读个IT,拿本地的文凭。一家过上了两地分居的生活。


第二年谢闻毕业后带着女儿去和老公团聚,到了后才发现找到一份可移民的工作太不容易。直到有一天,Cromwell新开的一家超市给了她工作机会。她决定独自一人去工作,一家人再次分离。



可工作了一段时间,谢闻发现自己作为主申请人,工资和职位远远达不到移民要求。无奈之下,等老公毕业之后,他们一家又去了基督城。“人们都说这里机会更多一些,我在加油站里找到了咖啡师的工作,老公在家具店工作。”

谢闻自己的工资还是低于移民中位数,也无法拿到经理的职位。老公的本地学历不满足豁免,还要继续考过雅思。



“很多在新西兰拿工签的人,为了留下兢兢业业努力工作,但却卡在了不断提高的工资中位数和职位要求上。


眼看留下来无望,他们尝试着了解加拿大移民。“一查发现我完全符合,所以很快拿到省提名名额。”2019年8月,他们等来了好消息,卖了新西兰的房子,就此前往了加拿大。 如今,他们在加拿大也有了第二个孩子。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离开新西兰前往加拿大


“工作对于新移民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用人单位比较看重本地工作经验,求职过程中人脉很重要。 要是有IT、会计或者教育背景相对比较容易就业。


“住房方面,温哥华、多伦多的房价已然很高,新兴移民城市疫情下涨幅惊人。无论是在哪,我们遇到的邻居都非常友好。”



“孩子教育我觉得新西兰还是更野一些。我娃刚到加拿大,看到机场儿童设施直接就爬到顶上。加拿大这边的学校会有更强的规则意识,课后作业比新西兰多了些内容。”

“物价我觉得加拿大略高于新西兰,来之前听说加拿大物价比新西兰低很多,但实际上并没有。”




其实,还有许多华人,面临跟张易、谢闻一样的选择。放弃新西兰的人数以千计。截至去年9月的一年中,近3000名申请人收到了新西兰技术移民退款,比前三年的总和还要多,总额接近140万纽币。



新西兰媒体Stuff认为,“在疫苗和移民入境这两个问题上,新西兰政府都是“拖”字诀,这令新西兰丧失疫情优势。”“其他西方国家疯狂招募所需的人才,以确保经济的强劲复苏。


良禽择木而栖。如果政府不着急,或许更多的人就会用脚投票吧。

有疑问?

文章没看明白?还有疑问?您还可以通过留言告诉我们,我们会在收到留言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姓名:电话:

疑问: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