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人丢到国外!两中国女人移民从未见面,网上对骂整整16年不停,在法庭当场捅人



加拿大温哥华有一对相识16年的“冤家”。 卢静和沈琴琴今年53岁,她们2005年在网上开始互骂, 从未见过彼此,却在网上互骂了十几年,甚至还将对方告上了法庭。


卢静是河南人,很早的时候就到深圳生活。 2005年她准备移民加拿大,在加拿大移民论坛和沈琴琴“相识”,两人开始了第一次“正面交锋”。 沈琴琴说卢静当时总在论坛里面吹牛,论坛里面好多人骂她,但她就盯上了自己。


后来她们都搬去了加拿大BC省,两个人并没有因此和好,她们继续在华人社交论坛CanadaMeet(加拿大家园)和OurDream(驿路枫情)上进行骂战。


最初两个人对骂的内容大概是“猪”、“驴”和“老婊子”等等。随着对骂的加剧,两人之间的了解逐渐加深,互相攻击的内容也上升到了对方的家庭和生活。


2010年卢静说自己的儿子被哈佛录取了,于是她又开始炫耀。 沈琴琴想要弄清楚这是不是真的,于是她动用自己的人脉给给卢静儿子所在的高中打电话。 沈琴琴知道卢静丈夫的姓,打听是不是有一个这个姓的人上了哈佛,校方表示我们这没有这个姓的学生。 沈琴琴又追问到班里是不是有一个深圳来的学生,听了校方的描述之后她确定了这个人就是卢静的儿子,但是姓不一样。


沈琴琴没想到自己这次居然有意外收获,她发现卢静也离过婚。 沈琴琴骂道: “卢静这个老婊子,这么多年一直抓着我离婚的事情骂我,还讽刺我的婆媳关系,合着她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


卢静和沈琴琴多年以来一直坚持辱骂对方。


2009年10月,卢静说沈琴琴穿宽松的运动服的时候像买车票的老阿姨。


2014年,卢静声称沈琴琴威胁她要杀掉她。


2015年11月2日,卢静发帖: 拿刀去了,把沈琴琴的儿子剁掉,哈哈。


2015年12月26日,卢静发帖子影射沈琴琴的儿子因为在学校惹事要被学校开除,还要被遣返回中国。 同时还说她的家人都是垃圾,她是世界上最坏的败类。



2017年1月6日,卢静说沈琴琴和她的儿子是无家可归的狗,还贴上了他们 的照片。



2 017年10月10日,卢静说沈琴琴太穷了,雇不起律师也雇不起翻译。


除了在网上发帖辱骂之外,她们还渗透进了彼此的生活。 卢静的儿子在哈佛大学毕业之后,沈琴琴给哈佛大学发邮件,质疑她儿子毕业证的真实性。 卢静还说沈琴琴之前跟踪过她儿子,卢静发布租房信息之后沈琴琴还让朋友假扮租客去看房,之后在网上公布了卢静家的地址。 沈琴琴说卢静还给她的老公发过邮件,试图破坏她的夫妻感情。


2016年卢静对沈琴琴提起了诉讼,卢静说,沈琴琴对她的诽谤让她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她不仅在温哥华的华人圈子里名声恶化,还丢掉了工作机会。 沈琴琴对卢静的起诉发表了辩解,并对卢静提起反诉。


2020年4月,伊莱恩·阿黛尔(Elaine Adair)法官尝试着消除两人之间的恩怨。 但卢静和沈琴琴的关系必然没有那么容易就能缓解。 卢静说沈琴琴叫她“骗子、荡妇和母狗”,沈琴琴又骂她是“上海最有名的荡妇。


阿黛尔最后的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她们两个都觉得自己被对方欺凌、虐待和骚扰了。


2020年卢静被判赔偿给沈琴琴8500美元,沈琴琴被判赔偿给卢静9000美元。 沈琴琴要多赔偿500美元的原因是在卢静提交诉讼之后,她还在论坛上骂卢静。


在长达50页的判决文件当中,法官用法律原则判断她们所发布的每一句话是否构成诽谤以及是否侵犯了对方的权利。


判决过后这两个人的关系还是没有缓和。5月25日,沈琴琴在温哥华的卑诗省最高法院门前刺伤了卢静,之后卢静被送往医院进行治疗。



沈琴琴在楼下被扣上了手铐,面临着故意伤害罪的指控。 这样的结局是她从未想过的,两个人十几年的积怨终于告一段落。

来源:九派新闻

































继续相伴一句心碎说说感谢各位朋友的关注和支持希望未来的日子里能继续相伴一句心碎说说感谢各位朋友的关注和支持希望未来的日子里能继续相伴一句心碎说说感谢各 广州的天气热得真早,夕阳从西窗射入,逼得人只能勉强穿一件单衣。书桌上的一盆“水横枝”,是我先前没有见过的:就是一段树,只要浸在水中,枝叶便青葱得可爱。看看绿叶,编编旧稿,总算也在做一点事。做着这等事,真是虽生之日,犹死之年,很可以驱除炎热的。 

2、我有一时,曾经屡次忆起儿时在故乡所吃的蔬果:菱角、罗汉豆、茭白、香瓜。凡这些,都是极其鲜美可口的;都曾是使我思乡的蛊惑。后来,我在久别之后尝到了,也不过如此;惟独在记忆上,还有旧来的意味存留。他们也许要哄骗我一生,使我时时反顾。 

3、不知怎地我们便都笑了起来,是互相的嘲笑和悲哀。他眼睛还是那样,然而奇怪,只这几年,头上却有了白发了,但也许本来就有,我先前没有留心到。他穿着很旧的布马褂,破布鞋,显得很寒素。谈起自己的经历来,他说他后来没有了学费,不能再留学,便回来了。回到故乡之后,又受着轻蔑,排斥,迫害,几乎无地可容。现在是躲在乡下,教着几个小学生糊口。但因为有时觉得很气闷,所以也趁了航船进城来。

4、夜间独坐在会馆里,十分悲凉,又疑心这消息并不确,但无端又觉得这是极其可靠的,虽然并无证据。一点法子都没有,只做了四首诗,后来曾在一种日报上发表,现在是将要忘记完了。只记得一首里的六句,起首四句是:“把酒论天下,先生小酒人,大圜犹酩酊,微醉合沉沦。”中间忘掉两句,末了是“旧朋云散尽,余亦等轻尘。”  

5、每看见小学生欢天喜地地看着一本粗细的《儿童世界》之类,另想到别国的儿童用书的精美,自然要觉得中国儿童的可怜。但回忆起我和我的同窗小友的童年,却不能不以为他幸福,给我们的永逝的韶光一个悲哀的吊唁。我们那时有什么可看呢,只要略有图画的本子,就要被塾师,就是当时的“引导青年的前辈”禁止,呵斥,甚而至于打手心。我的小同学因为专读“人之初性本善”读得要枯燥而死了,只好偷偷地翻开第一叶,看那题着“文星高照”四个字的恶鬼一般的魁星像,来满足他幼稚的爱美的天性。昨天看这个,今天也看这个,然而他们的眼睛里还闪出苏醒和欢喜的光辉来。 

6、阴间,倘要稳妥,是颂扬不得的。尤其是常常好弄笔墨的人,在现在的中国,流言的治下,而又大谈“言行一致”的时候。前车可鉴,听说阿而志跋绥夫曾答一个少女的质问说,“惟有在人生的事实这本身中寻出欢喜者,可以活下去。倘若在那里什么也不见,他们其实倒不如死。”于是乎有一个叫作密哈罗夫的,寄信嘲骂他道,“……所以我完全诚实地劝你自杀来祸福你自己的生命,因为这第一是合于逻辑,第二是你的言语和行为不至于背驰。”  

7、东京也无非是这样。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确也象绯红的轻云,但花下也缺不了成群结队的“清国留学生”的速成班,头顶上盘着大辫子,顶得学生制帽的顶上高高耸起,形成一座富士山。也有解散辫子,盘得平的,除下帽来,油光可鉴,宛如小姑娘的发髻一般,还要将脖子扭几扭。实在标致极了。

8、中国是弱国,所以中国人当然是低能儿,分数在六十分以上,便不是自己的能力了:也无怪他们疑惑。但我接着便有参观枪毙中国人的命运了。第二年添教霉菌学,细菌的形状是全用电影来显示的,一段落已完而还没有到下课的时候,便影几片时事的片子,自然都是日本战胜俄国的情形。但偏有中国人夹在里边:给俄国人做侦探,被日本军捕获,要枪毙了,围着看的也是一群中国人;在讲堂里的还有一个我。 

9、这种欢呼,是每看一片都有的,但在我,这一声却特别听得刺耳。此后回到中国来,我看见那些闲看枪毙犯人的人们,他们也何尝不酒醉似的喝彩,——呜呼,无法可想!但在那时那地,我的意见却变化了。

10、书的模样,到现在还在眼前。可是从还在眼前的模样来说,却是一部刻印都十分粗拙的本子。纸张很黄;图象也很坏,甚至于几乎全用直线凑合,连动物的眼睛也都是长方形的。但那是我最为心爱的宝书,看起来,确是人面的兽;九头的蛇;一脚的牛;袋子似的帝江;没有头而“以乳为目,以脐为口”,还要“执干戚而舞”的刑天。 

11、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翻开断砖来,有时会遇见蜈蚣;还有斑蝥,倘若用手指按住它的脊梁,便会拍的一声,从后窍喷出一阵烟雾。何首乌藤和木莲藤缠络着,木莲有莲房一般的果实,何首乌有拥肿的根。有人说,何首乌根是有象人形的,吃了便可以成仙,我于是常常拔它起来,牵连不断地拔起来,也曾因此弄坏了泥墙,却从来没有见过有一块根象人样。如果不怕刺,还可以摘到覆盆子,象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又酸又甜,色味都比桑椹要好得远。 

12、孩子们所盼望的,过年过节之外,大概要数迎神赛会的时候了。但我家的所在很偏僻,待到赛会的行列经过时,一定已在下午,仪仗之类,也减而又减,所剩的极其寥寥。往往伸着颈子等候多时,却只见十几个人抬着一个金脸或蓝脸红脸的神像匆匆地跑过去。于是,完了。 

13、日尔曼人走出森林虽然还不很久,学术文艺却已经很可观,便是书籍的装潢,玩具的工致,也无不令人心爱。独有这一篇童话却实在不漂亮;结怨也结得没有意思。猫的弓起脊梁,并不是希图冒充,故意摆架子的,其咎却在狗的自己没眼力。然而原因也总可以算作一个原因。我的仇猫,是和这大大两样的。

14、现在已经记不分明,这样地大约有一两月;有一天,我忽然感到寂寞了,真所谓“若有所失”。我的隐鼠,是常在眼前游行的,或桌上,或地上。而这一日却大半天没有见,大家吃午饭了,也不见它走出来,平时,是一定出现的。我再等着,再等它一半天,然而仍然没有见。

15、这些话我听去似乎很异样,便又不到她那里去了,但有时又真想去打开大厨,细细地寻一寻。大约此后不到一月,就听到一种流言,说我已经偷了家里的东西去变卖了,这实在使我觉得有如掉在冷水里。流言的来源,我是明白的,倘是现在,只要有地方发表,我总要骂出流言家的狐狸尾巴来,但那时太年青,一遇流言,便连自己也仿佛觉得真是犯了罪,怕遇见人们的眼睛,怕受到母亲的爱抚。

16、可爱的是桅杆。但并非如“东邻”的“支那通”所说,因为它“挺然翘然”,又是什么的象征。乃是因为它高,乌鸦喜鹊,都只能停在它的半途的木盘上。人如果爬到顶,便可以近看狮子山,远眺莫愁湖,——但究竟是否真可以眺得那么远,我现在可委实有点记不清楚了。而且不危险,下面张着网,即使跌下来,也不过如一条小鱼落在网子里;况且自从张网以后,听说也还没有人曾经跌下来。位朋友的关注和支持希望未来的日子里能继续相伴一句心碎说说感谢各位朋友的关注和支持希望未来的日子里能继续相伴一句心碎说说感谢各位朋友的关注和支持希望未来的日子里能继续相伴一句心碎说说感谢各位朋友的关注和支持希望未来的日子里能继续相伴一句心碎说说感谢各位朋友的关注和支持希望未来的日子里能继续相伴一句心碎说说感谢各位朋友的关注和支持希望未来的日子里能继续相伴——










































































































我的父亲啊,辛苦了大半辈子,什么都没有得到,最后还落得这样一个下场,那场车祸,让他彻底变成了一个四五岁的孩子。他整天和一群野孩子纠缠在一起,每天脏兮兮的,就知道傻笑,又因为总是输游戏而哭着鼻子回家,抹着眼泪委屈的说他们欺负我,眼泪鼻涕绷在一起,一不小心还吸进嘴里,那叫一个恶心。你想想,他都活了半个世纪了,一把陈年老骨头,和小兔崽子们玩游戏,不输才怪呢。

  父亲刚变傻的那段日子里,我并没有多少悲伤,反倒觉得一身轻松,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我想,终于没有人再打我骂我管着我了。父亲对我管教很严,他这人从来都不苟言笑,每天板着脸,放学一回家,他就逼我做作业,练习题,房间的书都快堆成了山,全是隔壁胡晓南家里借的。他也从来不和我聊生活,只会跟我谈学习,讲以前是如何如何的艰苦以及无穷尽的大道理,我和他的交流,除了这些就没别的了,所以高中的时候我就很害怕回家,害怕给家里打电话,我可不想永远束缚在他的那套古董思想里,因此很多事情我都与父亲合不来,顶嘴、辩解、争吵……什么事情都想和父亲争出个理所当然来,可惜每一次都以失败结束,心中的怨气不断增长,总想逃离这个家,渐渐地,我和父亲有了隔阂,交流也越来越少,直到后来,我在家里扮演的角色就像一位客人,拘谨、沉默、小心  






































































做号不易,打赏随意

抱团取暖,共度时艰

顺手放入朋友圈,没准您的朋友就需要!




有疑问?

文章没看明白?还有疑问?您还可以通过留言告诉我们,我们会在收到留言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姓名:电话:

疑问: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