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困境:移民不来,困局难破

随着企业招工数的增加,澳大利亚的失业率不断降低,统计局最新公布的3月失业率已下降至5.6%,这意味着全澳对劳动力的需求持续上升。

与此同时,各类机构的数据都显示,企业空缺岗位数正在激增。数据显示,今年2月有28.9万个岗位空缺,在过去三个月内增长了13%。与公共部门(28,856个)相比,私营部门(260,300个)的空缺岗位明显更多。


凯投宏观经济学家本·乌迪(Ben Udy)表示,采用“综合”空缺岗位(即空缺岗位数和熟练岗位空缺数与澳新银行的招聘广告数调研相结合)来衡量,目前的企业招工数处于2011年矿业繁荣以来的最高水平。

他认为,就数值来看,这意味着失业率可能在今年年中回落至5%以下。


如果失业率在未来几个月内降至5%以下,那就将达到澳联储的预期目标,也意味着澳大利亚经济基本复苏至疫情前的正常水平。


但是,这个概率到底有多大?


机构:空缺岗位激增是经济正在复苏的证据


上月底,澳大利亚政府正式终止了疫情期间推出的留职补贴(JobKeeper)。经济学家非常清楚,这对澳大利亚贫困人群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他们不确定的是,这种情况到底将如何影响官方的失业率表现。


就在上月,联邦财政部秘书史蒂文·肯尼迪(Steven Kennedy)表示,未来几个月的失业率可能会出现上升,大约有10万-15万人会失业。这部分人群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找到工作,继而带动失业率的再次回落。


不过,也有其他经济学家不这样认为。在他们看来,经济具备足够的动力,推动失业率继续回落,而不是先升后降。


他们的主要依据就是最近几个月的空缺岗位数激增。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的定义,“空缺岗位”是指可立即填补且已采取招聘行动的岗位。


所谓的“招聘行动”包括通过发布招聘广告、通知工会或职业介绍所、以及联系、面试或选择申请人来填补空缺的一系列行动。

如果空缺岗位数在增加,对劳动力的需求就会上升,并且目前的岗位也尚未被有效填补。


统计局表示,某些行业存在明显的用工缺口。其中,住宿和食品服务、零售贸易、建筑、保健和社会援助等行业存在成千上万个空缺岗位。


就业统计部门询问用工短缺企业相关原因,很多企业表示,在寻求填补低薪工作的过程中,难度比往常加大。


以建筑行业为例,在疫情爆发之前的2020年2月,建筑行业空缺岗位数为16,600个。但是,到了2020年5月实行防疫封锁时,这个数字减半至8,300个。随后,建筑行业已经反弹,目前的空缺岗位数为26,700个。


就业市场的最新发展趋势超出预期,包括澳联储的预期。根据澳联储此前的预计,今年年底前的失业率均将保持在6%以上。同时,它也预测,到2022年底失业率仅降至5.5%,现在看来,这一目标可能在下个月就会实现。


宏观经济研究机构Capital Economics的预测则要乐观一些,他们预测失业率到2022年底将下降至5%左右。并表示,空缺岗位的激增是经济正在复苏的证据。


企业:找不到适合的人


最近的商业景气度和商业信心调研结果显示,2月份有13%的雇主报告称,用工短缺是严重影响其业务的一个因素。在3月份的这一调研中,19%的受访企业表示,他们希望在未来三个月内增加用工人数。


对于那些期望增加用工人数的企业而言,超过一半(58%)的企业表示,这些岗位是永久岗位。


不少企业也报告称,很难找到合适的员工。

在人手短缺的雇主中,超过三分之二(68%)的雇主说,主要影响因素就是无法找到合适的雇员。相比之下,12月的这一数据为60%。换句话说,找不到合适的员工——这个问题有所加剧。


对于大型企业(员工人数≥200人)和中型企业(20人≤员工人数≤199人)而言,这个问题最为严重。前者认为,国际边界关闭是第二大障碍。


移民不来,人口增长乏力


如果相比去年7月份高达7.5%的峰值,可以认定,澳大利亚的失业率下降非常迅速。


可是,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重要因素可能被忽略了,即澳大利亚是在移民不断减少的情况下实现的失业率回落。


在过去的两个季度中,当地就业适龄人口平均每月仅增长8300人。相比之下,截至2020年3月的三年内,平均每月的增长是27,700人。

换句话说,在参与率(假设已经达到历史高位)保持不变的前提下,只要获得疫情前1/3的就业增长速度,就可以实现失业率下降。


简单来说,在接下来的六个月内,如果适龄就业人口以低于疫情前水平增长,那么,每月就业仅增加17,000(或0.13%)人,也足以推动失业率回落至略低于5%(就业参与率保持不变)。


这一情况的背后,是澳大利亚人口增长的乏力。澳大利亚统计局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澳洲人口环比减少了4200人,即0.02%,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首次缩水。


事实上,澳大利亚并不能依靠自然人口增长来增加人口数量,本地的出生率多年来一直在下降。在截至去年9月份的12个月中,自然人数增加了13.54万人,同比减少了3.8%。


不容否认,移民创造了需求,反过来促进了就业增长。


如果未来移民始终无法回归到正常水平,意味着澳大利亚的人口增长将出现断层。到那个时候,即便实现了低于5%的失业率,也无法保障收入和消费的增加,这将成为澳大利亚经济复苏极大的不确定因素。


在其他问题上,澳大利亚与中国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持续存在。全球供应链也未能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澳大利亚房价如果上涨失控,则可能使得住房可负担性进一步恶化,因而导致家庭负债率重新升高。


综上,就业市场的复苏势头可以在多个方面受到干扰。


有疑问?

文章没看明白?还有疑问?您还可以通过留言告诉我们,我们会在收到留言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姓名:电话:

疑问: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