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新西兰移民局技术移民处理延误真相揭晓,移民局正式道歉!

首席监察员要求新西兰移民局(INZ)道歉,因为移民局签证处理的延误日益严重,由此作为移民局专挑高薪民居申请的一种非正式策略。

移民申请人认为,新西兰移民局只有在2020年初接收到移民申请人向政府监管机构投诉后,才对审理标准有所公布。

在此之前的18个月中,新西兰移民局非正式地优先考虑以下三类技术移民申请人:

(1)    年薪至少为$106,080的技术移民类别(SMC)申请人,或

(2)    担任政府职务的技术移民类别(SMC)申请人,或,

(3)    需要职业注册的职位。

首席监察官彼得·波希耶(PeterBoshier)表示:“在2018年7月至2020年2月23日期间, “非正式标准没有发布,也没有与申请人或潜在的申请人交流。申请人完全对移民局这样的内部操作一无所知,一心以为只要随着预计分配时限的来临,他们的申请就会有进展(在某些情况下,需要一年或更长时间)。”

自2018年年中以来,移民局已经开始在内容采用这些未经发布的用于快速审理某些移民申请的标准,用于取代``先进先出'的决策方式。

新西兰移民局2018年的一封内部邮件(见下)体现了当时已经被内部执行但外部一无所知的优先处理序列。

INZ告诉监察员,该标准是由居民申请管理团队制定的,并在当时与国家经理进行了讨论。

2020年,薪资和注册职业已成为移民局对外官方公布的优先标准,在此之前,申请人只是在社交媒体上或通过OIA(官方信息方案)的要求从其他申请人和移民顾问中找到这些 “隐藏”要求。

监管员Boshier要求INZ退回希望撤回其居民申请的受影响申请人的申请费,但是申请费退回前应扣除行政费用。

监管员还请移民局在5月3日之前向其报告其将采取的行动,并在三个月内向其报告为防止再次发生类似问题打算采取的步骤。

退款已成为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因为已经有居民申请者在疫情期间失去了工作,并试图收回其移民局申请费用而未果。

截至2020年9月的12个月中,近3000人获得了退款,比前三年的总和还多,总计近140万纽币。

但是INZ说,它不能披露有多少人的退款申请被拒绝了。

在技术移民和从工作到居住类别中,大约有35,000份申请正在等待处理。

INZ的数据显示,现在有一半的技术移民居民申请人等待超过21个月,而等待超过两年的则占十分之一。

技术移民申请等待处理时间表(见上)

新西兰移民局同意道歉并退款

新西兰移民局表示,当这种优先部分申请人的做法首次向公众公开时,移民局分配的大多数申请都是基于先进先出系统,但是移民局认为其有权决定优先考虑哪些申请。

但是监察员发现,尽管有酌处权,但移民局采用非正式的优先处理标准是不合理的-因为它超出了移民局权限的限制并且缺乏透明度。

 “法律不允许移民管理部门发布一般性指示。也没有……授权移民管理部门创建内部的、非正式的优先处理标准来取代一般性指示。在合理范围内合理地运用管理酌处权是有一条明确界限的。在这种情况下,首席监察员认为移民局已经越线。

 “首席监察员认为,移民局采用非正式优先处理标准缺乏透明度。”

INZ说,它接受监察部门调查结果和建议。

INZ边境和签证业务国家经理Stephanie Greathead说:“我们绝对同意,我们应该对优先处理申请的次序标准更加透明。

我们将正式向投诉至监察员办公室的个人道歉,并将全额退款。

 “我想借此机会向那些投诉的人和其他受到影响的申请人表示歉意。对于那些在2018年7月至2020年2月之间提出申请但尚未分配评估的人,如果他们不再希望继续他们的申请,将提供全额退款。”

她说,非正式标准是在签证数量增加的时候提出的,当时INZ需要确保那些技术水平最高的申请人不必在漫长的居留队列中等待。

 “该标准的依据是基于各种价值指标。因此,其中一个标准是根据移民要求需要注册的职业,而另一个则是工资中位数的两倍。对于那些需要注册的职业有一个推断。对于新西兰来说,这是有价值的,我已经谈到了其中的一些-护士,医生,老师。薪酬通常被用作技能的指标。”

术移民申请人大声疾呼

Greathead说,自今年1月以来,它已经分配了大约1300份申请给移民官进行评估。

 “优先处理的申请文件将在收到申请后的两周内分配,并且对于那些在非优先权队列中新西兰境内个人的技术移民申请,我们正在按部就班处理2019年8月起的申请,分配给移民官进行评估。”

从2019年8月开始申请技术移民的申请人表示等待的代价很高。

高级IT顾问SatishBamal是向监察员投诉的人之一,但他说道歉并不能解决INZ给他和成千上万其他人造成的压力和挫败感。

 “他们决定要耍小聪明,不诚实,并且对申请人的优先处理顺序撒了两年谎,监察专员花了将近15个月的时间得出调查结论。推迟正义就是非正义。

 “如果我早知道这个内部优先处理顺序,以及这将会如何影响非优先申请,我本来可以申请在澳大利亚居民身份的。”

退款并没有给受影响的申请人以公平的态度,也没有解决他们的申请决定,而这恰恰是他们大多数人想要的。

他担心,由于混淆和不准确,监察专员要求移民局采取行动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的呼吁会失败。

Bamal在上周的一次专门委员会会议上指出,INZ官员在2020年2月开始保持优先处理申请标准-并且是在国会议员艾里卡·斯坦福(Erica Stanford)质疑后才承认之前操作的实际情况。

 “另一个不诚实和缺乏透明度的很好例子是,我们过去每周四/周五从居民申请处理部门获得每周更新。他们现在将此类请求视为OIA请求,并要求我们检查网站上的时间范围,每月仅更新一次,而本月尚未更新。

 “INZ的这种态度使申请者陷入了困境。不仅如此,INZ还在不断地建立隔离墙,以掩盖他们的无能。”

来自哈萨克斯坦的Anatoliy Goryachev表示,如果INZ即使披露处理实际情况,他和他的医疗保健行业的伙伴可能会做出不同的选择。

他说:“在我们申请时,我们不知道他们所采用的内部优先标准,因为这都是在内部完成的。”

新西兰留学移民咨询请联系


有疑问?

文章没看明白?还有疑问?您还可以通过留言告诉我们,我们会在收到留言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姓名:电话:

疑问: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