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兰:日本遗孤嫁了4次中国人,晚年发现有人冒充她移民日本

2012年,孙俪曾主演过一部电视剧《小姨多鹤》,讲述抗战结束后,滞留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女子的故事。电视剧虽然是编的,但这段历史却是真实的。陕西老人王玉兰,就是现实中的多鹤,原名水崎秀子的她13岁来到中国,抗战结束后滞留中国,先后嫁过4个中国男人。在2002年,住在秦岭深处的王玉兰知道了国家政策,她因为思念童年成长的日本故乡,曾提出回家看看的愿望,不料却发现自己的身份已经被人冒名顶替……命运多舛的王玉兰,在中国生活了76年,于89岁的高龄去世。值得一提的是,王玉兰一直没有户口,在法律意义上说,她不属于中国国籍,只有一张外国人在华居留证,而晚年她也间接放弃了日本国籍,两个国家的医保和社会福利,她都没享受到。

王玉兰与第四任丈夫李明堂

再回日本,物非人非

2006年4月,经过日本新闻媒体和小学同学的努力,已经阔别家乡64年的王玉兰,在老伴李明堂的陪伴下,来到日本福冈县西区的浜崎今津渔港。然而时隔多年,什么都变了,这已经不是水崎秀子印象中的故乡,看着福冈的高楼大厦,她已经找不到几十年前的家了。

浜崎今津渔港

好在,她还记得她小时候上的今津小学,虽然学校已经大变样,但大概的位置没有变。凭借着学校的定位,水崎秀子找到了童年时代家的位置,可惜她家的旧居早已被拆,变成了公园。有时候,物是人非并不可怕,物非人非才是真的绝望。

今津小学

人不在了,环境也变了,那个熟悉的故乡和亲人,只能存在回忆中了。

父母早已亡故,经过日本相关机构的寻找,唯一还认识水崎秀子的在世亲友,只剩下了表姐。

在表姐家,水崎秀子翻看着姑姑以前收藏的老照片。在相册面前,水崎秀子的父亲母亲,她的姑姑姑父,以及小时候一起玩的表姐,一个个的形象都鲜活起来,让差点快忘了家人长什么样的她默默流泪。

水崎秀子(左二)与表姐一家

她很想跟表姐好好讲讲她对家人的思念,但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因为这么多年没有使用日语的环境,她已经没法顺畅地用日语表达,取而代之的是一口流利的陕西话。“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在水崎秀子身上已经不适用,她头发花白,但已经不会讲“乡音”,只能听。

在翻译的帮助下,水崎秀子和表姐讲述了这些年的经历和变化,表姐也跟她讲了她父亲及亲人的情况。水崎秀子听着听着,恍若隔世,她感觉她的这辈子,经历了太多事,太多人,都有点不真实,感觉过去的回忆,都是别人的人生,只有眼前的老伴李明堂,才是她最熟悉的真实的生活。


在日本呆了半个月后,水崎秀子已经没有什么牵挂,想念了一辈子的家乡,早已不是她印象中的样子,加上衣食住行都让她不习惯,她和老伴决定回国。尽管她和李明堂及子女,有权选择日本定居,表姐一家也希望她能留在日本,但水崎秀子还是和李明堂回到了秦岭的深山,从此再也没有再踏上日本的领土。

个人命运,被战争改变

水崎秀子出生于1929年的日本福冈县一个叫浜崎今津的渔村,父亲水崎寺太郎也是一个渔民,小时候,她最喜欢吃父亲做的生鱼片,那也是她关于家乡味道最深的记忆。

水崎秀子(左二)的小学毕业照

11岁那年,水崎秀子的母亲病故,父亲重新取了一个老婆。继母对水崎秀子并不好,稍有不顺意的地方就是打骂,后来还卷走了家里的钱不知去向。一贫如洗的水崎寺太郎,带着女儿在日本生活无着落,只能求助自己在中国做小生意的妹妹和妹夫。

1942年,13岁的水崎秀子孤身一人来到中国长春,投奔姑父宫本三郎一家,并在姑姑家的杂货店里帮忙,从此就再也没见过父亲。在中国东北,水崎秀子有了三年不愁吃穿的日子,并逐渐学会了东北话。

值得一提的是,水崎秀子的姑姑一家,是属于“日本开拓团”。这个源于1936年的人口迁移计划,是日本为了侵吞东北而做出的移民计划,内容是用20年时间,从日本向中国东北迁移500万人口,使日本血统成为东北主流,从而达到长期占领的目的。到战败为止,日本总共向东北迁移了14批次日本贫困人口,总计超过20万人。开拓团在东北,依仗着日军的势力,抢夺中国老百姓的土地和各种资源,日子比在日本国内时好过得多。

日本开拓团

在抗日战争后期,日本兵源严重不足,开拓团的男丁被鼓动参军为天皇效力。所以在1945年日本战败后,开拓团的人,大多都是老弱病残及妇孺儿童,由于日本军方之前一直鼓励生育,开拓团在中国生的孩子数量非常多,完全没法统计。日本战败后,优先能撤回国的,是日本军人及家属,在东北大地上的日本开拓团,成了没人管的“弃儿”,只能自己组织逃难。但由于消息不畅,有时候徒步奔波上百公里,去到目的地后,却没有回家的船。在辗转各地的途中,开拓团头目经常会要求妇女放弃孩子,这些日本妇女和儿童,很多都被死于逃难途中,有少数的孩子被中国家庭收养。

水崎秀子和姑姑一家,当时也在东北到处逃难。不知是何缘故,最终姑姑一家幸运地赶上了回日本的船,而水崎秀子却没能回国。好在,她当时已经会流利地讲中国话,改名王玉兰,在东北举目无亲地漂泊了两年。

四段婚姻,命运凄惨

1947年,已经18岁的王玉兰,经人介绍在长春认识了一个国军营长宗开国。长相漂亮,性格温柔的王玉兰,一下就吸引了宗开国,而在王玉兰眼里,宗开国有文化,懂浪漫,最重要的是,他还是一个中国军官,这对身份特殊的王玉兰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两人婚后,王玉兰过起了军官太太的生活。宗开国不仅给她买了戒指,还经常带着她到部队驻地,向同僚介绍自己的妻子。王玉兰对第一任丈夫宗开国十分满意,性格也十分合得来,不过幸福的生活只持续了半年,宗开国就上前线与解放军打战去了。

王玉兰苦等了两年,依然没能等来丈夫的消息,此时身边相熟的朋友都觉得宗开国应该已经战死了,劝她早作打算。再次无依无靠的王玉兰,接受了身边另一个国军当兵的雷国顺。雷当时见这位年轻貌美的军官太太,心生爱意,接近后各种甜言蜜语,最终哄骗得手。

1949年,雷国顺把王玉兰领回了陕西商南县老家梁家湾。到了陕西后,王玉兰才发现自己被骗了,雷国顺在老家已经有了一个父母包办的媳妇,而他之前却从未提起。

当时已经是新中国,政策已经不允许男人三妻四妾。伤心欲绝的王玉兰也无法接受自己“小三”的身份,遂搬出了雷家,和雷国顺离婚,自己一人住在村后的茅屋里。村里有人看这个“东北女人”可怜,将她介绍给了商南县姚楼村村民宋治福。宋治福比王玉兰大一岁,是个踏实过日子的人,虽然家徒四壁,但好在为人勤快。


而命运凄惨的王玉兰,也遭遇了命运的戏弄。在和第三任丈夫宋治福结婚一两年后,得知第一任丈夫宗开国并没有死,而且还来找过她。

原来,在国共战争中,宗开国被俘,后加入了解放军,随大军南征北战。在解放战争胜利后,宗开国马上就奔赴长春寻找妻子王玉兰,但从旧友处得知妻子以为自己阵亡,已经改嫁给了一个在营地照顾军属的小兵,并随小兵雷国顺回了陕西老家。当时宗开国没来得及到陕西寻找王玉兰,就随部队开赴朝鲜战场。

在抗美援朝中九死一生的宗开国,回国后就顺着雷国顺的籍贯,一路打听着寻找而来,并最终找到了姚楼村。然而,当宗开国敲开邻居家的门,询问有无一个叫王玉兰的人时,邻居自然偏向本村的宋治福,撒谎说王玉兰已经得病死了,彻底断了宗开国寻找之路。几天后,邻居将此事告诉了王玉兰,王玉兰为此伤心大哭。

在和宋治福结婚后,王玉兰一直没能生育,后来抱养了一个两岁的女婴,取名宋秀梅。1976年,宋治福因病去世,47岁的王玉兰也到了一个尴尬的境地,养女已经出嫁,她一个人再次孤苦无依。在农村干农活,没个男人的话十分困难。


于是,经人介绍,王玉兰嫁给了丹凤县雷家洞村的李明堂,这是她的第四段婚姻。李明堂也是丧偶十几年后再去,儿女当时都已经成年。两人婚后十分和睦,王玉兰也很快融入新环境,成为村里的一份子。

想回国探亲,得知身份被顶替

在嫁给李明堂前,王玉兰从来不敢公开自己是日本人的秘密,之前的户口登记,王玉兰能躲就躲,周围人听他一口流利的陕西方言,谁也不会想到她是个日本人。一直到1979年,国内要建立新的户籍管理系统,工作人员没法找到王玉兰的户籍信息,追问之下,王玉兰才说出实情。


随后,当地政府为她办理了“外国人在华居留证”,而周围的人也知道了她的身份。乡邻们听说秦岭深山里有个日本女人,刚开始都很吃惊,后来见她跟中国老太没什么差异,而且王玉兰也经常拿自己“鬼子”的身份打趣,也慢慢接纳了她。

不过在王玉兰心中,对故乡福冈依然有着很多难舍难分的情愫。她一直想着有一天,能再回去看看。

2002年,一直住在秦岭农村的王玉兰,才得知政策早已经允许她回国探亲。于是她向日本驻中国大使馆提出申请,希望回国。而日本方面在查询后,发现早在1995年,就已经有一位资料一样的“水崎秀子”申请去了日本。于是断定王玉兰的身份是假的,多次拒绝了她的申请。

虽然离开日本半个世纪,但王玉兰还有点文化,她开始往老家学校写信,希望有人能为她证明身份,这引起了学校和老同学的注意。随后在日本媒体介入后,警方开始调查“真假水崎秀子案”,情况才水落石出。

王玉兰写的情况说明

原来,早在1993年,一个中国老太太就拿着花钱从蛇头处买来的“水崎秀子”的资料,向日本厚生劳动省申请“残留孤儿”认定,厚生劳动省根据资料,认定了她的身份。1995年,这位冒充水崎秀子的中国老太太带着儿子孙子等一家6口去到日本,获取了日本国籍,并领取了日本政府发给的生活补助和住所。

2005年,日本警察在东京都一家中餐馆里逮捕了假水崎秀子的孙子“水崎贤忠”,随后找到这家人,以“违反入国管理法”将假冒的一家人遣返。2005年12月,日本厚生劳动省派人来到陕西王玉兰家,经过DNA取证等一系列调查后,确认王玉兰就是水崎秀子。

2006年4月,王玉兰在李明堂的陪伴下,时隔64年重返日本,于是才有了文章前部分的那一幕。

中国户口问题,最后也没确定

在2006年那次日本探亲之旅回来后,王玉兰就没再去过日本。关于她的国籍以及户口问题,衍生出了很多讨论,有人说她最后入了中国籍,这其实是不准确的。


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王玉兰因为滞留在中国,就一直对自己的身份守口如瓶,到了1979年才承认自己是日本人,这是因为她一直想着有一天能回日本,所以才说出了身份并在中国保留了日本籍。

而在2005年,日方确定她就是水崎秀子的时候,当时日本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告诉王玉兰,根据日本政府处理残留孤儿的政策,她有两个选择:一是可以带着家属回日本定居;二是由日本政府出资安排每年2次回国探亲。

很显然,王玉兰选择的是第二种,不过在2006年去了一次后,她就没有再去过日本。这时候,她是希望获得中国永久居留证,成为中国公民的,但是因为一直在农村,信息闭塞也没人指点,只觉得生活在农村,老了有儿女养老送终,所以就一直没有去申请中国的国籍,也没有向日本政府申请生活补助。

老年的王玉兰

最终,她既没有享受到中国的养老福利,也没有领到日本的生活补助。

不过,当地镇政府一直对她比较照顾她,在她80岁生日的时候,还专门送了个蛋糕。2017年,陕西省公安厅还曾电话告知王玉兰的女婿,希望她能带资料日本驻华大使馆重新认定身份,以便解决国籍问题,但当时老太太身体已经大不如前,没法舟车劳顿去北京,所以一直没能成行。


2018年1月6日,王玉兰在长期居住的丹凤县农村安然去世,走完了命运多舛的一生,享年89岁。村里150多人送了她最后一程,虽然她最终也没有中国国籍,但在周围人看来,她跟中国人也没什么两样了。

注: 本文部分文字与图片资源来自于网络,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立即后台留言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

猜你喜欢:

一百万架无人机遮天蔽日,炸平一切,美司令:向中国开战就这么打

张云雷实火!德云社龙字科招生搞笑一幕,十个考生八个唱大莲妹妹

德云社破例退票,张大大唱《五环之歌》引起岳云鹏反感,领队人李雪琴要走了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