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当陪审员

早在5月间就接到7月中旬去地区法院做人民陪审员的通知,因事推迟到11月中旬后被告知,履行公民义务,一旦选定日期将不能再改动。周一一大早就赴法院报到了。


进入陪审员等待大厅,不禁为满眼的等待人群所惊讶,目测六七十人不止。据介绍,当天有大大小小200多个案件在地区法庭审理。


看了一段介绍录像并打卡登记后, 被要求等待叫号。


从上午 9点半到下午3点半,前后有5、6拨人被法官传呼进去。


我在美国当陪审员

Radom Sketches by Julie (2011)


第二天早9点继续到法庭报道。打卡时才发现,昨天我的名字居然没有被放进预选人员的名单里。后来和其他陪审员聊天发现, 第一天有不少很有意思的民事诉讼案件, 包括我会很感兴趣的医学事故案件,遗憾......


一被放入候选名单,马上就被抽到,进入了陪审员选择程序(Jury Selection)。这是一个26人的陪审预选小组, 参与陪审的是一个刑事案件。根据案件的大小,最后将确定8-12人参与正式的陪审及审议。


我在美国当陪审员


经过安检,进入法庭。法官,书记员,原告,被告及被告律师已经端坐室内。


法官简要介绍了案件的性质,原告,被告及被告律师,接下来就陪审员职责,法庭程序和规则进行了详细耐心的解释。


记忆和感触最深的几个要点是,判案期间不得与任何人讨论案件,不能阅读网络及媒体上与案件相关的报道和信息,做出判断的唯一依据是法庭出示的证据和证人的证词。


被告在没有被裁决之前是被假设无罪的,被告没有责任去证明自己的无罪。法庭的裁决无关乎有罪无罪,只依据证据及证词确定足够判罪及无法判罪。


作为陪审员,在做判定时只应考虑证据证词,而不应考虑裁决所造成的后果。


在确认了所有陪审员对上述法律条款及法庭规则无条件接受后,法官开始对陪审员进行提问。


这个程序有个很高大上的法语名称:Voir Dire, 意思是说实话,to speak the truth.


我在美国当陪审员


法官问答涉及的问题包括是否认识被告和原告,是否在媒体中听到过这个事件,自己和亲友中是否有触犯过法律,或者作为受害者的经历,是否在生活中有法官,律师等执法人员作为好友,等等,等等。


法官提问后,原告和被告律师还分别对陪审员做附加提问。Voir Dire的目的在于对每个陪审员的生活,工作背景,经历,社会关系等有一个详细的了解,以确保它们不会影响判案的公正性。


从儿子被黑帮杀害至今没有破案的老者,到年轻时因贩卖毒品被判刑的中年人,从家里几次被盗的主妇,到妹妹因偷窃被罚过的哥哥,太多暴露隐私的回答,惊讶于每个陪审员预选人的坦率和真诚。


坐在我旁边的一个护士私下说,陪审员挑选过程可能比庭审本身还要有意思呢。


听了众人的回答,深深感到在美国的这些年自己是多么幸运,生活是多么单纯。在被告律师单独提问时,我首先抱歉的承认在美这么多年被呵护的生活经历,sheltered lifestyle 。


除了法官问答,被告和原告律师还分别对整体和个别陪审员做了单独的提问。问答完毕,被告和被告律师,原告律师在经过一番私下讨论后从26个预选人中选出12人作为这个案件的最终陪审团成员。作为12人中的一员被通知第二天9: 30 am来法庭报到。


02


周三, 庭审的第一天不敢怠慢,赶上城里堵车,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几分钟,到达时11 位陪审员已经端座在陪审员休息室等待了。


比预定的时间超过了半个小时,法官助理才引导大家进入陪审员席位入座。


慈眉善目的女法官抱歉时间耽搁后说“做刑事案件诉讼最大特点就是不确定性,不幸的是今天就发生了,庭审推迟一天,明天同样时间报到。”


周四一大早按时报到。又是漫长的等待,终于在约定时间过了一个半小时后被领进法庭,然而我注意到被告和原告都缺席了。


女法官一脸歉意的说,“案件发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转折,此案件已结,你们可以走了, You are now excused. ” 


望着一头雾水的陪审团,法官安慰大家说,虽然没有进入庭审,但陪审团在法庭隔壁随时准备听证的等待,对这个案件提前结束起了很大的作用。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