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战争移民:伊朗的阿富汗民族,为何生活得如此小心翼翼?

点击上方,轻松关注!!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 “花花 野行,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最新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免责声明: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以作处理。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在18世纪的杜兰尼王朝统治时期, 伊朗人曾和阿富汗人同属于一个国家长达七十年之久。

时至今日,伊朗国内依然延续着相当数量的,土生土长的阿富汗族人。 不可否认,存续于伊朗的阿富汗民族是其多元文化的一种,也是伊阿两国友谊的象征。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那些外来的阿富汗战争移民能被伊朗全体国民所接受, 尤其是当他们的数量可以被称之为“庞大”的时候。


伊朗的阿富汗移民,苦难的前世今生

1979年, 从苏联军队入侵阿富汗并推翻阿明政权的那一刻起,就有成千上万的阿富汗战争移民开始涌入他们的邻国伊朗。

虽然日内瓦协议的签署让阿富汗归于平静, 但这个国家的现代文明进程无疑已经被全盘打散。

尤其是对于阿富汗的女性而言,曾经彩裙长发,抱着课本的日子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是黑色罩袍与女性文化禁令。 相当一部分阿富汗国民对塔利班的统治并没有信心,很多人选择离开,很多人不愿回来。


911事件爆发后,急于打击塔利班势力的美国军队开始进入阿富汗, 此举迅速加剧了阿富汗战争移民规模的持续扩大。

时任伊朗总统的内贾德,下令敞开国门接纳了大量阿富汗人,并表示伊朗愿意为他们提供避难所,直至战争结束。 在随后长达20年的时间里,因阿富汗战争而产生的巨量难民源源不断地逃往伊朗。

当然,除了这部分难民之外,还有更多阿富汗移民没有被计入统计数据。时至今日,除了伊朗境内被登记在册的一百万阿富汗人,还同时存在着至少两百万左右的阿富汗无户籍者, 其总数甚至超过了伊朗国内170万人的土库曼一族。


伊朗的阿富汗民族活得小心翼翼,但是...

也许当初内贾德也没有意识到,美阿战争的时间跨度会如此漫长。 但人类会自我延续,大量的阿富汗难民开始在伊朗结婚生子,成家立业。

他们的孩子长大后也做了同样的选择, 试图去融入这个曾经有着相同文化背景的国家。

但这些战争移民没有合法的伊朗户口, 他们本就是要在阿富汗战争结束后被正式遣送回国的人。


这些人不能开设伊朗的银行账号,他们的子女无法享受伊朗的正规教育,也无法从事更高级的职业, 绝大多数阿富汗人都只能干着出卖劳动力的底层工作,勉强混口饭吃。

尽管阿富汗的战争已经正式结束,但阿富汗境内还有多种说不清的势力在暗流涌动, 甚至文化政策的差异感还在持续。

很多阿富汗人已经在伊郎生活了很久, 并不愿回到满目疮痍的祖国,也不敢相信再次掌权的塔利班政府。


虽然这里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 甚至很多时候还要饱看他人的眼色,但总归可以安稳活着。

可是即便阿富汗民族活得小心翼翼, 勤勤恳恳地做着伊朗社会的底层工作,但部分伊朗国民却并不喜欢他们。

这些年,来自美国的经济制裁越发严厉,导致伊郎国内的工作机会变得越来越少, 伊郎人的日子也同样变得不怎么好过。


很多伊朗人表示,当他们手头紧张的时候,很难靠出卖劳动力去换取金钱渡过难关, 因为总有阿富汗移民比他们要价更少,却愿意做得更多。

最要命的是, 塔利班政权也被西方世界联手制裁,冻结了大量海外资产,根本无法有效重建国家。

这间接导致阿富汗境内本就泛滥的毒品种植产业迅速扩张,不断危及周边国家。毫无疑问, 曾经伊斯兰革命的诸多遗产已被两阿战争消耗殆尽。


而中东地区的长时间战争, 加上美国的经济封锁,导致伊朗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经济窘境和失业难题。

失业、贫穷和社会精神的抑郁,正是刺激毒品交易的巨大苗床。而毒品犯罪会持续放大社会秩序的动荡和不稳定性,这是一种绝望的死循序, 也是阿富汗移民和伊朗人矛盾的开始。


阿富汗移民与伊朗国民,理不清的矛盾

事实上,伊朗境内多数铤而走险参与过走私毒品的人,正是伊朗社会里最贫穷的那部分阿富汗人。 这些人也同样遭受着伊朗社会经济问题的牵连,但他们必须得养活一家老小。

在国外记者的镜头下,我们的的确确看到了伊斯法罕的砖窑厂里, 每天要干12个小时活的阿富汗工作者。

但现在,即使是这种超负荷的工作也显然不够填饱全家人的肚子。要么先累死自己,然后全家饿死,要么去参与毒品犯罪或者其它犯罪,阿富汗移民面前似乎没有了其它选择。


但是站在伊朗国民的角度,为了活得更好,他们就必须参与打击毒品犯罪。为 此,已有超过8****名伊朗边防警察在打击贩毒的行动中殉难。

经济困境和治安问题的恶化,逼得伊朗社会不断去寻找矛盾的根源。一些失业的大学生和破产的经营者,纷纷指责阿富汗移民不仅侵占社会资源,还抢夺就业机会,破坏社会秩序。

尽管他们说着同样的波斯语,也信仰同样的伊斯兰教。


但是再类似的信仰也无法解决现实的矛盾,谁都不能否认伊朗曾是阿富汗移民的救赎者, 但是当伊朗也在苦苦挣扎等待救赎时,阿富汗移民又该如何选择?

我们不该以茶余饭后的饱足姿态去评价别人的选择,他们中的很多人既是儿子、也是丈夫,甚至还是孩子的父亲。 有人要让家人活下去,有人要让家人更好的活着,谁都没有错。

只是真主安拉从未说过,救赎者、自救者、以及被救赎者,谁的手中握有更高的道德准绳。 但是阿富汗人越是小心翼翼地活着,伊朗人的内心就越是五味杂陈。


如何拥抱塔利班,阿富汗人的归途在哪?

数百年来,伊朗都遵循着一种原则——“如果不能击败对手,那就拥抱他。”历史上,它对阿拉伯人、土耳其人以及蒙古人都采取过这种方针, 并且成功将其伊朗化。

最终,这三个民族将伊朗的利益和文化,比伊朗更进一步传播发扬。但是, 伊朗现在所面临的问题看似与过去相同,但在底层逻辑上又与过去不同。

来自阿富汗的移民既不是伊朗需要击败的对手,也不是适合融入伊朗的对象。同样,塔利班也不是伊朗可以简单拥抱的朋友,它的内部还存在着伊朗需要时刻警惕的对手。


这个问题是这样产生的,首先,伊朗人几乎都为什叶派,但阿富汗移民大多数则是逊尼派。 塔利班则更为直接,他过去一直就是坚定的“反什叶派”。

但伊朗要解决国内的阿富汗移民问题,就必须拥抱塔利班, 和重获新生的阿富汗政府保持良好关系。

但问题就出在如何拥抱塔利班身上,阿富汗的长期混乱导致塔利班的内部成分复杂,看上去甚至和伊斯兰国(IS)有些类似。 目前在塔利班内部依然存在不小数量的伊斯兰国“战士”。


这些人的目的也是伊朗,想把目标发展到伊朗境内。不过, 伊朗始终把这些人视作潜在威胁,并希望阿塔政府能亲自遏制这股内部势力。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阿塔政府不容易做到这一点。因为阿富汗境内的多方混乱局面并没有被完全解决, 再加上欧美的经济制裁,新政权需要IS的势力去维护局面并重建阿富汗。

当然,阿塔政府也同样需要在伊朗境内的阿富汗移民一起参与到阿富汗的建设, 这些人拥有不同行业的成熟技能,他们的对于阿塔政府的重建工作非常重要。


总得来说,伊朗和阿塔政府方面有着相似的目的,也有相似的困境。不得不说,即使这个帝国坟场送走了苏联,也送走了美国, 却始终难以接回那些散落于亚欧大陆的阿富汗族人。

这一切矛盾的根源来自西方世界的阳谋,时至今日,诸多暗流依旧在反复涌动。


国家信仰的重塑问题与阿塔政权的信任

对于伊朗的三百万阿富汗移民而言, 其国家信仰在很长时间内都被外部原因间接改变,这才是一个比较残酷的现实问题。

虽然身处伊朗避免了战争死亡, 但是各种重体力劳动的长期摧残,依然加速了阿富汗移民的人口迭代。

若是算上四十年前最早移民伊朗的那批阿富汗人,很多孩子都是在伊朗的土地上直接出生的,他们接受伊朗的社会文化, 因而他们的国家信仰必须依靠父母的表达进行重塑。


但阿富汗新生移民在国家信仰上的缺失不过只是一方面,实际上还有对于阿塔政府信任的阻挠。

我们看到了很多关于阿富汗移民的采访报道, 不少人对于参与重建阿富汗信心十足,也有不少人对此持怀疑态度。

特别是很多没有在阿富汗国内出生的阿富汗女性,她们在接触了其它相对开放的社会文化后,不止是这些女性, 还有相当一部分亲身经历过20年前阿塔政权统治的女性,也表示出了或多或少的反抗心理。


事实上,在女性方面的观念差异问题, 也引发了很多阿富汗男性移民对于阿塔政权的不信任感。

前前后后,大家围绕的论点普遍在于—“阿富汗女性该如何参与建设一个并不重视女性的国家?我们的家人会得到尊重吗?”

在很多人的意识里,在伊朗活得小心翼翼的不过是阿富汗族人, 但在阿富汗活得小心翼翼的却只有阿富汗族人的妻女或母亲。

从这个矛盾上似乎就能猜到,百万阿富汗移民跨不过去的坎并不是只有战争与贫穷,隔阂家国的还有各自信念。



有疑问?

文章没看明白?还有疑问?您还可以通过留言告诉我们,我们会在收到留言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姓名:电话:

疑问: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