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移民真的公平吗?一个娶5房娇妻全申请绿卡,一个拼命纳税好几年却面临遣返...

男子移民加拿大 连娶5位娇妻个个申请PR


这是一个对娶老婆有着执着追求的男子……


苏基(Surjeet Singh Nahal)是一名56岁的移民,他住在加拿大阿尔伯塔省。他每天朝九晚五的工作,和其他移民没什么不同。


唯一特别的是,他有5个妻子。苏基和他的5个妻子都来自印度。加拿大移民局对他们这一大家子,可以说是非常熟悉了。

苏基是在第1任老婆的赞助下来到加拿大的,在她的担保下,苏基成为了加拿大永久居民,随后又入籍成为公民。


成为一个加拿大人后,苏基担保了他的第2个老婆移民加拿大,不过,在第2个老婆拿到身份没多久后,他们两个就离婚了。


接着, 苏基又向加拿大移民局递交了为第3个老婆办理移民的申请。这一次,加拿大移民局拒绝了他的申请,称这起婚姻看起来像是钻移民系统空子的“权宜婚姻”。


一次小小的拒绝,并没有让苏基气馁。 几年后,他又为自己的第4个老婆申请了移民,这一次成功了。这第4个老婆的任期比第2个长点儿,他们的婚姻维持了好几年,才最终破裂。


苏基是一个执着的男人,对于娶老婆有着锲而不舍的追求。跟第4个老婆分道扬镳后,他很快就又物色到了第5个女人。


还是按照熟悉的套路,苏基为第5个老婆申请了加拿大移民。这回,加拿大移民局再一次看到苏基的名字,终于彻底被惹毛了。苏基被告上了法庭,联邦法庭认定,苏基的婚姻就是一场诈骗,因此加拿大绝不会给她的妻子永久居民的身份。

苏基本以为胜券在握,早就把第5任娇妻和两人生下的女儿接到了加拿大居住。


在法庭上,这最新的一位妻子愤怒地斥责,移民官对她非常无理。“她说我对老男人很饥渴,还说我怀上老男人的孩子就是为了拿到PR身份。她在挑战我的尊严和底线!”


然而,欣慰的是,法庭最终还是决定,这母女两人必须从埃德蒙顿的家里搬出去,并永远离开加拿大。


多伦多这个移民家庭拼命工作,诚实纳税,却惨遭遣返


人生很多时候靠运气,比如,你出生在哪儿?


一对四岁的双胞胎男孩Kyle和Kevin幸运出生在加拿大,现居于多伦多地区烈治文山市。


而男孩们的父母出生在巴西,现在正面临人生转变的挑战:


加拿大公民移民部要求Kyle和Kevin的父母离开加拿大,而两名男孩可以留下。

双胞胎男孩Kyle和Kevin与父母


据报道, 男孩的父亲Rafael Gutterres与母亲Danieli Lopez表示,他们绝对不会回巴西而把孩子留在这里,也不想带孩子回巴西成长。


这对父母担心的是,巴西经济滞后,充斥着犯罪和贪腐。他们正在竭尽全力留在加拿大,并花费了所有积蓄打官司。 但是,如果他们向加拿大政府提交的上诉最终被驳回,就可能面临被递解出境。

Gutterres与妻子和孩子


31岁的Gutterres说, “我一直努力工作,创立了自己的生意,还雇了加拿大人,合法纳税,这已经证明我可以成为这个美丽国度的一份资产。我们应该被当作移民的典范,而不是被要求离开……”


世界卫生组织表示,巴西是全球犯罪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这个国家多年来一直陷于经济衰退和政治贪腐的丑闻。


然而,两名年幼的儿童完全不知道父母的担忧,在受访时,他们正玩着滑雪板,这里的冬季是他们最喜欢的季节。他们的童年有滑雪、有去公园,或者在烈治文山社区安全的街道溜狗散步。


相比之下,Gutterres与Lopez出生在巴西南部城市Santa Catarina。当地的工作机会少,周围邻居就是毒贩,政客贪污公款和腐败的丑闻层出不穷。


Gutterres与Lopez两人在学校相识相爱,2012年结婚时,没有钱办婚礼。两人梦想组建家庭,争取更好的生活。于是,他们听说,加拿大可以让梦想实现。


Gutterres在巴西是一名焊接工,但是他说没有一个公司能赞助他来加拿大。于是,他们决定尝试其他的途径。


2012年12月,两人持访问签证来到加拿大,就没有再回去。


Gutterres说: “我知道这样不对,对非法过来感到抱歉,但是我们一直在努力做到最好。”


在加拿大,Gutterres先在工厂打最低时薪工,同时打两、三份工,之后开办了自己的小生意GTA Glass Railings。

Gutterres的公司网评非常高


虽然是小公司,他直接雇了2到4名加拿大人,还有很多非直接雇佣的人。开头很难,但是他一直按规定纳税,支付所有员工的薪水。


他说, “从来没有向加拿大政府要过一分钱。”

一位万锦客户对Gutterres及其公司的评价(homestars.com)


2013年,Lopez怀孕了。因为相信孩子可以在这里生活得更好,这对年轻夫妇咨询了一位律师助理,对方建议他们先付费,回到巴西,等赢了官司之后再给电话。


但是听起来感觉不妥,他们又另外找了一间律师行。该律师行建议,以人道主义和同情理由申请居留权。


2016年,律师提交了申请,称这对夫妇已经完全融入加拿大,包括家庭、教会、义工等等,而Gutterres的公司也很成功。


然而,一年后,移民官S. Matthew表示,虽然巴西的罪案比加拿大严重,但是没有证据表明他们不能回去重新定居;巴西的经济状况可能不如加拿大,但是不代表Gutterres不能象过去那样找到工作;至于两个孩子,移民官称孩子在年幼时期很容易重新适应。


这位移民官称:“许多国家的社会福利和医疗可能比不上加拿大,但是,这不构成此案可以破例豁免的理由。”


申请被拒了,这家人白白花了7000加元。他们又提出上诉,花费是4600加元,也被拒绝了。


现在,遣返日期临近,他们打算最后一搏。这意味着要再花4900加元的律师费,以及2000加元作为新的申请处理期间继续滞留的申请费。


他们的代表律师Sanna Mahmood认为,这家人还有机会,因为巴西的国情很糟糕,将两名年幼的加拿大人送去那里显然不适宜。她表示,人道主义上诉案例的裁决有很大的主观性,并不是非黑即白。


Gutterres表示,虽然两个孩子可以等到18岁再回加拿大,但是4至18岁是人生最重要的年龄段,如果没有好的学校,好的医疗,人生成败的差距就很大。


“我从14岁开始就努力工作,如果我一直生活在这里,可能已经成为一名医生。我想要给孩子们机会。”


版权声明: 未经允许,谢绝转载抄袭,违者必究。

有疑问?

文章没看明白?还有疑问?您还可以通过留言告诉我们,我们会在收到留言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姓名:电话:

疑问: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