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动态】高锋:领事保护——非法移民船


作者简介

高锋, 北京语言大学65级英语专业校友,曾任中国驻瑞典、塞尔维亚和黑山和驻巴布亚新几内亚使馆参赞,中国驻哥德堡总领事。

本世纪初,渉华走私贩毒、非法移民事件此起彼伏。尼克拉斯亲王号非法移民船是笔者当时经历的最大的非法移民案。

这天瑞典警方打来电话说,离哥德堡市80公里的一个港口城市V停着一条货船,船上的大副姓汤,要求警方协助其与领馆联系,帮助他返回中国。我感觉此事不那么简单,就决定和韩副总一起去处理此案。

会见警察局长

7月22日上午,我们到达V市警察局后,韩对值班的女警察说:“我们是中国驻哥德堡总领馆的,来了解一个姓汤的中国海员的情况。”在看了韩的证件后,她打了个电话叫来负责汤海员案的安德松警长。

哥德堡市街上警车正在巡逻

(图片来源:Vincent歪豆的博客)

他把我二人领进警察局。局长向我们介绍说:“7月20日深夜11点41分,我局警察开车巡逻时发现一人在高速公路上行走。一问他说是中国海员,想找中国领事馆。当时天下大雨,他又没有任何证件,警察就把他带到这里来了。他说他姓汤,是尼克拉斯亲王号轮船的大副,该船眼下停靠在V港。因为船长参与了非法移民活动,他担心会因此受到牵连,就下船要向中国领馆报告。由于天气不好,他迷路了。我们得知上述情况后立即通知了贵馆,现在汤就在里面,听凭你们处置。”

说着他把话头一转,问道:“不过,他说船上有非法移民,你说这事可信不?”我说:“我们对此一无所知。你们是否已经派人上船检查过了?”“没有。这是个外国船,船主是希腊人,挂的是塞浦路斯国旗,船员却是中国人,他们的目的地不是瑞典,因此我们无权登船检查。这事比较敏感,我们对新闻界一直封锁消息。”我接口说:“总领馆感谢警方与我们及时进行联系,并通报了有关情况。我赞赏贵局所采取的谨慎态度。我们希望先与汤谈谈。如果能够确认他是中国公民,我们将按中国法律进行处理。关键是如何才能确定他的身份。我们还是先与他谈谈,然后咱们再商量。”

怕被杀人灭口

在安德松的陪同下,我二人进入了警察局拘留所。走廊两边各有四个单间,每间大约十平米,里面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他把我领到左手第三个房间。我看到屋里有个中国人坐在椅子上看电视。看到我们进来,他连忙站起身来。我走上前自我介绍说:“我们是中国总领馆的,听说你是中国海员,特地来看你。”

汤忙走向前说:“我是尼克拉斯亲王号的大副,姓汤。我遇到了麻烦,本来想去找你们,没想到被弄到这里来了。我原来是南通航海学院的教师,为了获得航海经验,与中国海事中心上海办事处签了合同,到尼克拉斯号上当大副。不料六月初船开到海南岛附近海面后,船长以上材料为名偏离了航线,深夜在海上与一只木船相靠接。100多人从那里一拥而上,要随船去美国。船长说船主答应他,把人送到目的地后,每个船员都有重赏。因此他就同意了。但我听说常有船把人送到目的地后,海员被蛇头和黑社会杀人灭口,因此决定早日离开该船。一路上他们盯得很紧,直到前天,船长和船主代表都上岸办事了,我才得到机会。下船后打听到中国领馆在北方,在哥德堡,我就沿着公路冒大雨向北跑,没想到被警察抓到这里。”

“你的事警察已经给我们讲过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才能证明你的身份。你的海员证或护照在哪里?你要回国,有没有钱买机票?”我问道。

“我没有护照,唯一能证明我身份的是我的海员证,一上船就被船长收走了。我还有些钱和一个箱子在船上。只要你们找船长要回来,买机票没问题。”他回答说。

我吩咐汤把事情经过写下来,等着我们消息,随后我和韩副总回去找警察局长商量。我说:“情况我们基本上搞清楚了,汤说他的海员证在船长手里,我们准备去找船长要证件,以便证实他的身份。你能否派个警察协助一下,只要他在船下面等着就行。有辆警车在附近,事情可能会好办一些。”局长痛快地答应了。

智斗船长

韩开车尾随警车来到港口。两辆车并排停在船下,立刻引起了船上人的注意。当我们沿船舷登上该船时,已有海员在梯口恭候了。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很快找到了船长。他是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人,中等身体,在一身船长服下显得仪表堂堂,但从他一双闪烁不定的眼睛里,我看得出其内心的紧张。肯定已经有人告诉他有一辆警车停在船下。

在相互介绍后,我说明了来意,“我们从瑞典警方处得知贵船有名大副因家中有事要求回国,特地从总领馆赶来处理此事。但他没有海员证,使我们没法确认他的身份,因此我们来这里寻找他的证件,请船长给以协助。

“这个大副是个海运学校的教师,不适应海上生活,因此一开船就要求回家,但按规定船上没有大副,就不能航行,因此我一直没同意他的要求。没想到他竟不辞而别。现在弄得我们进退两难,还是请总领事帮助与警方疏通下,让汤先回来,到目的地后再回家。”这个船长还在白日做梦。

我只好亮出底牌并说:“汤已经铁了心,不想干了,谁也没办法把他弄回船上。可能你也知道,现在瑞典警察正在船下面等着。你把证件交给我,汤走后,我还可以帮你向警方说情,让他们早日放行,否则事情就难说了。至于以后航程,只有靠你自己想办法了。他还有点行李和钱,也请你一块归还。”船长看看没法拖延,只好从桌子底下拉出一个纸箱子,从一大捆证件中把汤的海员证找出来,并叫人取来了汤的行李和钱,一起交给韩。

我接着说:“听说你船上有些名堂,你要好自为之。途中再有什么事,可以找我们使领馆帮忙。请你认真履行合同,善待自己的海员。我想,只有依靠他们,你才会一路平安。请问你的最终目的地是哪里?”“我也不清楚,得听公司的通知,”船长这样说。不管他讲的是否是实话,我见主要目的已经达到,就告辞下船了。

在船下安德松警官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我走到船舷边时,看到他正在焦急地向船上张望。我还没走下船梯,他就问道:“怎么样?”“都办好了。”我回答。

回到警察局后,韩向他们出示了汤的海员证,说:“现在他的身份搞清了,汤可以跟我们走了。”我向局长表示感谢说:“非常感谢你们的合作。现在这件事就算解决了。船长还比较肯帮忙。现在船上的货物也装好了,他们是否可以离境了?”局长说:“那自然,我们会很快放行的。”

下午我们就告别了V市,带着汤开车回到哥德堡。韩开车把汤送到领馆附近的一家船上旅馆。这是一只大帆船,退役后被改成旅馆,能住100多人。虽然条件简陋一些,但离总领馆不远,价格也比较便宜。把汤安排好,我们就告辞了。韩为他订了周五的民航班机,汤自己有路费,这些事也就不难办。

大副脱险

回到领馆,我向国内报告了事情处理情况。第二天吃过晚饭,我和夫人一起散步出来,按约定的时间到旅馆来看汤,没想到他不在房间。我心里一愣,急忙走到甲板上,到饭厅里找,但都没见人。正当我有点着急时,从后面传来了一句问话:“是高总吗?”我回头一看,汤西装革履的,与日前我在拘留所见判若两人。“我出来走走。”他说。

我向他介绍了史,三人就在甲板上一张桌子旁坐了下来。史把机票交给汤,并向他介绍说:“这里离机场20多公里,坐出租车半个小时就到了。你乘飞机先到斯德哥尔摩,在那里等二个小时,就可以换乘中国民航,直达北京。”

汤对领馆的帮助一再表示感谢,说:“我自从上了贼船,天天担惊受怕,不知哪一天会死于非命。我最后下定决心,冒雨逃出虎口,不想又落入洋警察手里。我向他们讲了非法移民的事,他们只是一般性地问了下,似乎并不很关心。这几天我夜里不敢入睡,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总算老天有眼,让我碰到了你们这些好人,使我能够与家人重新团圆,我真不知怎么感谢你们。”

看到这个五尺多高的汉子,激动得满脸热泪,我不禁鼻子也有些发酸,忙说:“你别客气,这是我们的工作。领馆就是保护中国公民的。我也挺佩服你敢冒险向领馆和政府报信。希望你回去后继续配合政府打击那些蛇头,帮助那些受骗上当的人能早日重返故土。我们会把你反映的情况报告国内,让人到北京接你。你到家后给我们来个信,也让我们好放心。”

向汤大副告别后作者在帆船旅馆前留影

汤到斯德哥尔摩机场后给我打来电话,报告平安,回到国内又发来文传,表示感谢。在他走的当天,当地报纸就发表消息说,尼克拉斯亲王号轮船日前曾在V港停留,期间船上大副离船并要求回国。据他报告该船上有中国非法移民上百人,要前往美国,目前该船已经前往立陶宛。我气得把报纸在桌子上一摔,说:“这就是他们的保密!”我立即将上述消息报告了国内有关部门。

移民梦破产 

9月3日,事过一个多月后,《哥德堡邮报》发表文章称,瑞典警察在得到汤的报告后没有采取具体措施,却立即通知了立陶宛和美国当局。立陶宛警察上船检查后没有发现疑点,只好放行。尼克拉斯亲王号到达美国后,警方曾一再登船检查,直到第三次检查才在一个密封的货舱里发现132名非法移民,其中19名儿童。长时间生活在黑暗底舱里,他们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为了此行,他们平均每人向偷渡组织者支付了30多万元人民币,好多人为此背上了巨债。现在他们面临的是被审讯后遣返的命运。

目前船长和七名船员已被美方拘留,他们宣称是受人胁迫才同意这些移民上船的。后来,美国当局还通过外交渠道要求与汤联系,想寻找证据对船长进行指控,但汤回国后为了躲避蛇头和其它犯罪团伙的报复,早已隐姓匿名,不知去向。

- end -

源 | 外交官说事儿 

编辑 | 青岩


联络&投稿 | alumni@blcu.edu.cn

长按下方图片 识别小程序 可以留言哦!


有疑问?

文章没看明白?还有疑问?您还可以通过留言告诉我们,我们会在收到留言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姓名:电话:

疑问: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