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后,我发现了自己家庭妇女的潜质


曾经,我也是一名“职业男性”。说起来挺怪,男性前面为什么要强调“职业”二字呢。


因为,现在我正在朝着“职业家庭妇女”的道路大步迈进。


好汉不提当年勇,但禁不住还是要感慨一下当年的人生。我也曾经踌躇满志,满怀理想。移民前在各个岗位工作了近20年,虽然谈不上叱咤风云,但在每一个单位都是业务上的一把好手。每天处理上百封邮件,半个小时可以写完一个PPT,一年飞行里程超过20万公里;KPI,年终奖、危机公关、团队建设、跨部门协调、996......可以说职场那些事我全体验过了。


移民五年后,虽然重新找到了职业方向,但却因为是在家办公的自雇形式,导致“家庭妇女”的潜质在一个男人的心中滋生、成长、蔓延......


这事说来挺好笑的,真的是好笑,没有悲情也没有无奈,我反而挺享受这种状态。本文权当是一个加拿大中年移民大叔的生活状态写照吧。



强迫症


我的生日位于狮子座和处女座之间,以至于属于狮子和处女两个星座的说法都有。我原来很愿意把自己归类狮子座,不过现在我却清醒的意识到,我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处女座。


处女座的特质在家务活中体现的淋漓尽致。这几年的家居移民生活,让我也找到了自己做舒服的生活习惯。筷子、勺子、叉子、刀子都要摆在抽屉里固定的位置,而且小个勺子一定要放在大个勺子上面。地板和桌面尤其是要保持干净,要有一点污渍,那感觉就像吃了个苍蝇。



刷碗的时候尤其变现明显,洗锅的时候外侧比里侧还要干净,洗涤灵要大量的用,不能有一点油渍残留,刷完的锅碗和刀具必须要用厨房纸擦干。刷完杯子在摆放的橱柜时,一定不能粘上指纹。当然用洗碗机时就不用考虑这些了,擦拭东西的时候能用一次性纸巾绝不用抹布,擦地、擦灶台,擦汽车内饰全部是专用的纸巾。而一旦用过抹布,甭管用了几下,必然要洗的比手绢还干净。


最让人发疯的是王中王,乱丢东西太烦人了。糖纸、衣服、玩具、图书、衣物袜子、还有各种食物,看不到也就算了,可谁让我眼里不揉沙子,搞得每天跟着孩子的屁股收拾。更可气的是,他乱扔完东西还回过头来问你,“爸爸我的iPad在哪”?这时的我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牙齿间挤出三个字“自!己!找!”


要说我的强迫症应该还是早期,更没有发展到洁癖的阶段。毕竟洁癖也不好当,每天要花大量的时间和力气去清洁整理。我也还是懒,有时孩子把房间弄的乱七八糟,我也实在懒得清理,只是自己的几个底线神圣不能侵犯,比如桌面、抽屉餐具、办公室键盘......



说起来洁癖不知是天生如此,还是后天养成,估计等未来孩子大了飞了,我也能发展成一个真正的洁癖。


眼里只有孩子


如果强迫症再碰上管孩子,那就跟典型的家庭妇女特征吻合了。妻子大王是音乐家,很多家务活都不能碰,也做不来,那就只好由我这个“多面手”多操劳了。


王中王从小到大,洗澡、剪指甲、擦屁股都是当爹的工作。他现在已经八岁,是三年级的小学生了,不过每天两次的洗脸刷牙还只能是我来代劳。不是娇生惯养,而是我深知小孩糊弄的本事,牙刷捅到嘴里一秒就算刷了,洗脸只要碰到水也就算交差。我太了解了,因为我从小就是这么糊弄的,结果现在皮肤和牙齿都不好。所以从王中王出生我就下定决心,这两件事一定要我来做,至少到十岁。


谁给孩子洗漱谁知道,洗脸洗澡的时候吱哇乱叫,像是杀猪,而趁你回头拿毛巾时他早跑了。 河东狮吼(又是母性的形容词...)了半天,总算把人叫回来了,人家又是唱歌又是跳舞,扭来扭去,每天的洗脸刷牙就像是打猎兔子一样费劲。 晚上洗漱还算好的,早晨上学的时候就更让人着急,没几次振聋发聩嘶吼都很难解决问题。

门前的穿衣准备就更是火大,这么大了本该自己穿戴整齐,可以看他的磨蹭和邋遢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更不用说丢三落四的毛病,老先生直到出了门才想起来,呀爸爸,我忘了带图书馆的书了,我忘了写作业了,我忘了带长笛了......真想让门口的垃圾车把他带走算了。



再说吃饭,我就特别不理解,一个在北京出生、从小在华人家庭长大的孩子,为什么完全没有继承一个中国胃。王中王吃饭极挑,不吃辣、不吃蘑菇、不吃虾,不吃葱姜蒜,他口中的美食只有Pizza,汉堡、三明治、意大利面和牛排,日式的寿司和各类丼饭也爱的不得了。他不吃一切看起来“怪”的或者没尝试过的食物,越是简单的东西他越能接受,哪怕是白米饭拌一点黄油和酱油,他也能吃的津津有味。炒的、煮的蔬菜一律不吃,唯一能下咽的蔬菜是西式沙拉。饮食上,跟那种特别矫情的老外一模一样。


做饭可难坏了奶奶,每天为了做饭发愁,一桌子东北菜孩子就啃米饭,天天发愁难过。为了让王中王吃饭,我也练就了一手西餐的手艺。我现在感觉我越来越像我妈,也越来越理解我妈,吃饭的时候眼睛离不开孩子,他多吃一口能开心半天,他要推三阻四就恨不得用铁棍把嘴撬开,把辣椒水,不,把食物往他嘴里倒。



人们都说家里平时母慈子孝,一旦学习就开始鸡飞狗跳,这话一点都不假。我和大王分工明确,她负责孩子的音乐,我负责孩子的体育和学习。学习练琴时的场景我就不多形容了,任何一个家长都深有体会。


好的时候就像是一个小天使,乖的不要不要的,你甚至幻想他未来能成个世界顶级人才;可绝大多数时候,他脑子就像进了水,笨的连几年前学过的最基本的东西都忘了。就拿乘法口诀来说,已经背了三年了,有时却连2乘2都算不明白。他要真不会也就算了,你明明知道他的思绪已经飞出了十万八千里,灵魂出窍了。试问,这时当家长的还能平心静气吗?加拿大不让打孩子,一个孩子成长过程总有过一两次打911报告自己挨爸妈揍的经历,所以千万不能动手。这时唯一能出气的只有折断的铅笔,撕烂的谱子,踢翻的谱架,还有那绕梁三日的嘶吼......


你能想象曾经那个衣冠楚楚站在舞台上演讲,拿着金卡在机场贵宾室享受按摩椅,每天在办公室工作到凌晨的我,现在深陷于鸡飞狗跳的与“孩子”共舞......


购物狂


我喜欢买东西,尤其是有了网络购物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但购物的种类多数是电子类产品,影音数码摄影摄像,各种产品的性能价格都门清。跟老婆逛街,也时常要给自己添置点行头,什么西装皮鞋,衬衫领带......


可你知道我现在最常在哪里购物吗?


Costco,也就是英文中说的grocery,说白了就是超市。我现在对Costco的喜爱程度超过了任何一家商场、网店,一周不去浑身难受,就怕错过了什么打折货。


在Costco都可以买什么呢?除了最通常的食物外,我买的最多的是锅碗瓢盆、床单毛巾、衣篓衣架、工具玩具,全是过日子的东西。甚至我开始在Costco买衣服了,内衣裤不说,裤子外套现在都在Costco解决。很多人说,开始在超市买衣服,相当于真正融入加拿大这个社会了。当然这是好听的说法,背后的言外之意就是越来越土了,越来越家庭妇女化了。



购物习惯的改变,其实最能反映一个人的生活方式。原来的我醉心于人类最新的科技潮流,为每一次技术创新而兴奋不已;现在的我为买到一套打折盘子而喜出望外,每次装食物的时候都赏心悦目,庆幸自己淘到了物美价廉的宝贝。除了超市里的家居用品,我也喜爱体育用品,户外装备,图书音像制品,总之欲望清单里再没有了时尚和奢侈的空间。



你要说我这种“一个职业男性的家庭妇女化转变”,到底是好是坏?我自己都很难说清。


如果一个事业蒸蒸日上的男性视角来看,我的这种状态当然是无趣而消极的,甚至是应该鄙夷的。但从我的内心来讲,在经过了很多风风雨雨之后,我更加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生活,而现在的状态也是我自己选择的结果。我没有放弃事业是社会价值,不管在工作和生活上我同样付出了最大的努力,只是人生的每个阶段取舍和重心不同,现在更多的做一名家庭主妇也没什么不好,我还挺喜欢这样平淡的状态。


疫情前,一次送完孩子上学,跟朋友去美国加油取包裹。美国海关官员很疑惑的问,你们是做什么工作的,大上午的有时间来美国闲逛。我们无奈的对视一眼,脱口而出:“full-time Dad”。


或许从那一刻起,我才真正的意识到现下自己的定位。做一个全职爸爸,挺好。


加拿大持牌移民顾问

大伟个人yi


请留下你指尖的温度

记得这是一个有温度的li



有疑问?

文章没看明白?还有疑问?您还可以通过留言告诉我们,我们会在收到留言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姓名:电话:

疑问: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