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岁移民的华人,万字长文描述真实的美国


我是10岁的时候跟着家人来美国的,在纽约生活了整整15年。


我们是属于那种在国内实在窘迫,逢年过节才能吃上一顿大肉,衣柜里就两套衣服过四季的贫困户。听说美国钱好赚,父母就想尽办法过来。其实出国的方式也挺狼狈的,几经周折,在美国当了几年黑户后我们一家人才拿到了合法居留权。(具体就不多描述了,那都过去了)


刚来美国那时候我们挤在一个地下室里住着,夏天没有空调,只有小小的一个窗户和一个很吵的风扇。夏天洗完澡又是立刻一身汗,幸运的是纽约的夏天很短,9月份就入秋了,10月份就基本入冬了。(最近几年全球暖化确实很明显,纽约冬天都感觉没那么冷了)


虽然那时候住的很寒碜,但我是人生中第一次吃到那么多的水果,像是吃不完一样。好大的苹果,好大的橙子,以及第一次吃到樱桃,真的很好吃。父母虽然打黑工挣得少,但那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连续顿顿晚餐有鱼有肉,那时候我经常把自己吃撑,甚至好几次把自己吃吐。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父母做了很多我很喜欢吃的鱼丸,我就把一部分鱼丸装进塑料盒子里,然后把装满鱼丸的盒子放在自己床底下,生怕别人拿走吃了。现在想起来觉得好好笑。


零几年那时候的美国物价是真的很低很低…


其实我不喜欢美国,哪怕生活了十几年了,还是经常梦到回国内老家,醒来一阵失落。我经常幻想如果我从来没有出过国,那我现在在国内的生活会是怎么样。是不是也会和其他人一样,可以经历中考高考,可以念个本科,可以毕业后在社会上跌爬滚打。


但那时候10岁的我没得选,也没人问过我是不是愿意来美国,也没人问过我在美国这些年快不快乐。父母似乎都很庆幸当年选择来美国的这个决定,唯独忘了我的想法。


美国带给我的心理阴影是从学校开始的。我刚来美国的时候念小学五年级,开学第一天我妈领着我去家附近的公立学校。那时候的我妈也不会英语,我也不会英语,我连hello都还拼不对,只认全了26个字母。


到了校门口家长不能进去,开学第一天门口挤满了学生和家长。我一句英文都不会讲完全不敢进学校,想跟我妈直接回家,但我妈用力推了我一把把我推进了人群中,我就那样稀里糊涂进学校了。


那时候我是怎么找到自己的班级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学校很大,我班上却没有一个中国孩子。最难熬的是刚开始的那几个月,我不知道老师在说什么,也不知道同学们在说些什么,我真的好孤单啊,我每天每天都在想着国内的同学,每天都好委屈,跟哑巴一样。


那时候我除了数学课看得懂题目,所有其他的课我都跟上刑一样煎熬。在这里我真的得吐槽一样美国的小学数学,五年级了还在教 20x3=?这类的题目,公立学校的孩子能成材那真是万里挑一的天选之子了。


我那时候每天都把老师写在黑板上的所有字都抄下来,回家一个个查字典。但是并没有人指点我语法,导致有时候翻译一个个都找出来了,但是一整句话还是能把我看的云里雾里的…


评论区里有人问到ESL班,就是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班级,一般刚来美国英语不好的学生会被分配到ESL班级,通过了ESL的一个标准考试就可以被分配到普通的班级和英语为母语的孩子一起上课了。


我是刚来就被分配在ESL班级里的,但没什么帮助,因为老师不是双语老师。但相较于普通班级的老师,ESL的老师对我们会更有耐心,说话会更慢一些。就像我们跟老外说中文我们会尽量放慢语速,但是我们语速就算放慢一百倍,那老外听不懂还是听不懂啊..


我还记得那时候我妈给我花重金买了个金字典,翻盖的,全键盘,比厚厚的一本翻译字典好用,但和现在的谷歌翻译和有道翻译还是没得比,有点像傻瓜机。可学校里不让带,因为长得跟游戏机太像了。我一拿出来就被老师警告了。


那时候真正让我难过的是种族歧视。虽然是ESL班级,但班上大多是拉丁裔的孩子,厄瓜多尔,哥伦比亚,墨西哥的居多,那时候好羡慕他们虽然是不同国家来的,但是相互可以用西班牙语交流。


因为知道我不会英语,又是中国人,就一天到晚逮着我在我耳边用西班牙语喊:chino,chino(西班牙语的中国人的意思)虽然语言不通,但友好还是恶意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让我很生气的事情包括拿我笔不还,当着我面把他们自己的眼皮往上拉,模仿slanted eyes,还鬼叫着ching chong之类的,而且老师完全不管。- - 看我越生气他们模仿的越起劲,我一个英语单词不会,只会跟他们大喊NO!然后这样他们笑得更开心了。


我委屈难过,可是不知道怎么跟老师投诉。其实老师是完全能看到发生了什么的,但是老师就视而不见,纽约公立学校的老师真是一言难尽啊。


这些事情我从来没有回家跟父母说过,因为我知道他们也很难,就算说了他们也没有办法带我去学校里维权,而且他们每天要打工也很累。父母跟我一样来到美国后都变成了文盲,赚钱不多又非常辛苦,课后补习班又非常贵我也从来不敢提出来想去补习班,靠自己瞎摸索。


那时候我们住的地下室没有电视,更没有电脑,我每天下课早(美国公立学校的快乐教育,作业少的可怜,而且两点多就下课了),没有朋友的我那时候唯一的娱乐项目就是去家附近的公园荡秋千。


因为我年纪小,加上在学校里是全英语教学,渐渐的我就能开始跟人交流了。其实回忆起来就是要别害怕别害羞,放开了说,别怕被笑。刚开始我经常被笑,说错了,口音重了,语序错了就会被笑,但是其他孩子一笑我就知道说错了,下次记住就不这样说了。


然后默默听老师怎么说话,模仿其他孩子说话。因为班里只有我一个中国人,放学了谁也不认识,我也就放开说了,管其他屁孩子怎么笑我的。慢慢的这些屁孩子也不笑了,第一年虽然非常痛苦,但英语也是突飞猛进。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被全班嘲笑不是因为英语说不好,而是因为吃完午饭后打了个饱嗝。我们到了饭点是全年级一起去大食堂排队领饭吃,纽约所有公立学校的午饭从K-12都是一样的。


从小学5年级到高中毕业,不论我换了几个学校,那午餐从来没变过。Pizza,汉堡,炸鸡块,意大利肉酱面,花生酱三明治,来来去去就这么几种。听起来是不是还有点高大上,但真的好难吃啊。


吃完后我们就要排队回教室上课,有一天我吃的有点饱,班上很安静,然后我打了个很响很响的饱嗝。然后班上二十几个孩子看向我异口同声尖叫了句:Ewww... 然后就开始大笑。


我整个人都傻了,我哪里知道当众打嗝很不礼貌很恶心,没人跟我说过不可以这样呀。那一次我真的超受伤的,然后从那以后我午饭就吃一点点,就怕自己再打饱嗝。


父母之所以选择来纽约讨生活,是因为纽约的华人非常非常多,而且华人市场很成熟。纽约的华人人口大约在60万左右,都聚集在布鲁克林8大道,曼哈顿唐人街,Elmhurst和法拉盛这几个华人社区。


我可以很自信地说,如果你一句英文也不会也不要怕,在纽约华人区生活是绝对没有任何障碍的。从医疗到日常生活,有各种专科的华人医生,有大大小小的华人超市,数不尽的中餐馆,华人开的出租车服务,旅行社,律所,各种各样的事务所,华人报社。


法拉盛的社区图书馆甚至有将近一层楼的中文图书,不得不在这里认真感谢一下Queens Flushing Library,这个图书馆在我拥有自己的电脑之前陪我度过了好几个孤独的暑假。


或许美国其他州的教育环境更好一些,孩子们也更礼貌一些,但是我父母都是没受过多少教育的60后,对我的教育不是特别重视。他们那时候想要在纽约早日扎根的心更迫切。


有一句话是:纽约是有钱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其实我不是很认同,我觉得穷人的日子苦是苦了点,但是肯卖力干活的穷人多多少少还是能看到一些希望的。


我爸妈那时候给华人老板打工,起早贪黑,加上我们一家人省吃俭用,也渐渐存下来不少钱。零几年那时候汇率还是比较高的,欠蛇头的钱还的比想象中要快。


美国这个国家大部分的地方是没有公共交通的,全靠开车。纽约是唯一的例外!纽约的公共交通太发达了,而且是24小时运行,所以哪怕凌晨三点下班也不用担心,地铁可能会迟到,但一定不会缺席。


其实也缺席了一次,我记得2005年刚来就遭遇了纽约公共交通大罢工。 对我的影响不大,因为我每天都是步行去上课,教育局甚至把上课时间延迟到上午十点,我每天甚至都很快乐。


可是对我父母影响很大,他们不得不步行去上班,可远可远了,走路要走一两个小时,那可是大冬天啊。 但地铁恢复运行后,我还是偷偷难过了好几天,又得早起去上课了。


我写这个回答绝对不是吹美国,我觉得美国没什么特别好的,但是也不至于差到评论区说的人间地狱。


我父母是移民一代,在美国出生的ABC是移民二代。但处境最尴尬的还是我们这样在不大不小的年纪跟着父母漂洋过海过来的移民1.5代。


大多跟我父母年纪差不多的移民一代对国内的生活是不怎么向往了,一是因为过去在国内穷怕了,二是因为年龄也大了,回去也不知道还能再做些什么。


移民二代生在美国,大多abc中文都学的磕磕巴巴,他们没有在国内生活过也没有接受过国内的教育,中国对他们大部分人来说感觉非常遥远,美国就是他们生长的国土。


而像我们在国内接受过教育的1.5代,来美国再久都感觉很难融入进去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并且在美国生活越久中国就离我们越遥远。回国发展不现实,在美国又像个局外人,感觉自己一直在飘着。


我在后来的初中和高中里认识了许多和我背景几乎一样的移民1.5代,都是跟着父母出国,一个人在学校里挣扎摸索。我想说一下他们,就用ABCD来代替他们的称呼吧。


A是高中的时候跟着父母过来的,那时候是2009年。我记得他入学的时候都快18岁了,他跟我们说他在国内马上要高中毕业了,一点儿也不想过来,国内还有女朋友在等他。


那时候上课,他天天睡觉,他跟我们说因为要熬夜跟女朋友聊天,白天没有精神。在老师看来他简直是个问题学生,但我理解他的痛苦。他每天都郁郁寡欢,在学校里呆了不到两个月就辍学了。后来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B是6岁跟父母来的美国,我们在学校认识的时候他那英语已经媲美美国人了,但是他的中文只限于听说,读写是一点也不行,他跟我说在国内小学一年级都没有念完。他的父母来的更早,在中餐外卖店打了好几年的工,最后把那家中餐外卖店盘了下来自己当起了小老板。


我一直很羡慕他,不读书了就回自家餐馆当老板去哈哈。但是他并没有要子承父业,他一路努力读书,考进了一个还不错的大学,现在成了一名会计师。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是看他过得还是相当快乐的。


C也是高中来的美国,来了之后跟A一样,在抑郁症的边缘徘徊,几乎天天以泪洗面。但是他还是咬着牙把高中读完了,毕业后就去当兵了。他加入了美国陆军,被派去了阿富汗,最后健康活着回来了。


我还挺佩服他的决定的,因为我没有勇气去参军,尽管我知道退役后在美国可以享受到许多福利。他退役后就去读大学了,美国大学的门槛对退役军人会降低许多,甚至可以免学杂费。


D是我的偶像,因为她做了我最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情,回国。她是初中快毕业的时候来的美国,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那时候正流行秋秋空间,非主流和火星文,我经常会去她的秋秋空间看看她的照片,看看她的留言板,有好多好多人给她留言。


她跟我说她打算回国,但是她爸妈不同意。我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那个暑假她回国后真的如愿以偿留在国内了。再后来我就没有她的消息了,秋秋密码我也忘了。我只知道她当时是几乎以死相逼,才得到了她真正想要的。我相信她现在一定也没有后悔当年做的决定。


我父母来到美国后最大的愿望就是买个房子,我们一家人在纽约就有了个真正的落脚地。所以父母除了辛苦打工以外还要想尽办法开源节流,存钱买房。


纽约的地铁卡有月卡,我记得刚来那时候是70美金一个月,一天内可以无限刷,不论是地铁还是公交。但是刷完后要等8分钟才可以刷第二次,这也是为了限制两个人或以上使用同一张月卡。但是8分钟在我父母看来不算很久,我父母一个月只买一张卡,每天早上我爸先刷卡进站后再把卡给我妈,等8分钟后我妈再刷卡进站,两个人再一起坐地铁去上班。


我们也从来不下馆子,因为下馆子一顿的钱可以够我们在超市里买一周的菜。衣服我们都是挑打折的买,那时候去一趟梅西百货打折区买的衣服够我们穿几年的。我们穿的衣服裤子几乎都不超过15美金,但是衣服质量还是很不错的,一穿就是好几年。


有时候跟我妈去唐人街,我特别想吃叉烧包,就会让我妈给我买一个,再配上一杯热奶茶,加起来两美金不到,我都已经觉得非常奢侈了。


我父母在一家华人开的小超市里打工,我妈收银,我爸搬货。夏天还好,但是冬天非常冷,超市的收银区挨着出口,暖气打不太着,一个冬天下来我妈的手上全是冻裂的伤口。


我爸搬货又经常一身汗,冬天衣服里面是湿透了的,再让冷风一吹,经常感冒。他们两个人起早贪黑地干活儿,加起来的月收入不到五千美金。他们那时候经常对我说要学好英语,不要跟他们一样只能干苦力活。


在我们来美国的九年后,爸妈终于买房了!是一栋非常旧非常小非常破的房子,但首付还是把几乎所有的积蓄都榨干了,贷款30年。


第一次在纽约拥有属于自己房间的我,兴奋的三四天没睡好觉。虽然我的房间很小,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椅子,什么也放不下了。


我们的房子买在纽约皇后区,附近大部分住着的是中国,印度,孟加拉,泰国,中东,墨西哥以及南美洲移民。是一个比较杂的区,但相对来说是很安全的,因为大家都是移民,勤勤恳恳的打工人。


唯一一次遭遇偷窃也是我们把自行车锁在了大门门口,第二天早上自行车就不见了。虽然很生气,但是纽约街头经常能看到锁路边的自行车被卸了两个轮子,卸掉了座儿的。


我们住的离地铁很近,走路大概5分钟左右吧。不管多晚回家,哪怕是凌晨一两点,也能有许多推着自行车的拉丁裔一起下站,也有推着自行车坐地铁去曼哈顿上夜班的,所以走在路上还是相当有安全感的。


这些推着自行车的拉丁裔大部分都是在曼哈顿送外卖的,曼哈顿大大小小的餐馆大约有两万多家,养活了非常多的移民家庭。


在念高中时,周末或者暑假我就会去曼哈顿的中餐馆打零工,洗过盘子,送过外卖,也端盘子,都是现金结算的。那时候我洗盘子一天是$90美金,其实都是机器洗,我把盘子冲一下放进洗碗机就好,从中午12点开始上班一直到晚上11点。


送外卖的话一小时是3美金底薪,一天大概可以送40单左右,大部分收入靠小费,也是早上12点到晚上11点,有些顾客给小费大方,一单给$10美金,有的顾客就给$2美金,但是一天外卖送下来都能有$150-$200左右的现金收入,比起洗盘子辛苦一些。


端盘子的底薪是$5美金一小时,和送外卖一样,大部分收入还是靠小费,从下午5点到晚上11点,周末忙的时候一晚上能分到$100-$200美金左右。


但我这仅仅是中餐馆的现金工资水平,报税的话底薪会更高一些,以及高端餐馆像意餐,法餐,牛排馆,米其林的小费收入大概是我的两三倍左右。


虽然买了房,但是房贷和地税还是一笔不小的钱,比地下室的房租要多了快两倍。为了减轻一些压力,我父母就把其中的两间房间租了出去,租客都是中国人,也不敢租给外国人,因为新闻里有太多租客和房东的纠纷,看都看怕了。


在纽约经常会有租客只交了第一个月的房租,就再也不交房租了,房东找警察甚至上诉都没有用,最后还得自掏腰包给租客找好新的房子给钱把人送走才算完事。我们还是相信中国人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大家更讲信用一些。


我高中毕业后就进了曼哈顿的一所社区大学上课,社区大学更像是国内的大专吧,几乎没有门槛,只要是在美国高中毕业的,都能进。有许多学生因为高中成绩一般般,或者SAT或者ACT(这两个考试有点像国内的高考)的成绩不理想就没能申进理想的大学,就会先选择社区大学。


社区大学是两年制的,学杂费比起四年制的大学也便宜许多,本州的学生学费一个学期是2000美金左右。许多人包括我自己都会把社区大学当做一个跳板,一年或者两年后能转学去一所排名较高的四年制大学。我SAT考的很差,满分2856,我只考了1300左右,实在惭愧。


进入社区大学后,我们可以选专业,也可以先不选专业,只修大学核心课程。核心课程包括大学英语,数学,历史,科学类的科目,修满30个学分就可以申请转学了。如果没有修满30个学分就转学的话,四年制大学还是会把SAT和高中的成绩作为一个考量标准之一。


社区大学虽然很水,课程相对四年制的大学也简单许多,但是学分是完全被承认的。在社区大学,GPA想要达到3.7以上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前提是要好好学习。我的GPA在3.9左右,除了常春藤以外,申请美国排名前100的四年制大学(水一点的专业)是稳进的。


但是因为经济原因,我最后选择了纽约市立大学中的一所四年制学校,这样我可以留在父母身边,也不会让他们有额外的经济压力。


也是在这所社区大学里,我认识了一位留学生朋友,让我看到了另一个世界。


我认识的这位留学生也不能代表在美国的所有留学生。留学生千千万万,有勤工俭学的,有凭真本事拿全额奖学金的,也有父母卖掉房产只为了供孩子来美国拿一个学位的。


加上我认识的留学生不多,因为完全不是一个生活圈子,只是很巧认识了这样一个人,他也让我看到了我只在电视上见过的一种生活,所以我想认真写一下他。但他或许已经忘记我了。


我是在历史课上认识的这位同学,因为大家都是中国人,我们很快就熟了起来。当时我以为他和我一样,也是移民。后来通过聊天我才知道他其实是留学生,高中就来美国留学了。


因为是留学,所以高中只能读私立学校,据他介绍学费一年两万美金左右,还不包括住宿。我都听傻了,其实一开始我不太信,我以为他在吹牛呢,但后来我才明白,人家或许怕我吓到还把价格往低了给我报。


我问他为什么来社区大学,他说高中英语也没学太好,成绩也一般,只能来社区大学先读着,打算转学去纽约大学。我真听傻了,因为纽约大学很贵,一年的学杂费大概要7万美金左右。我还认真的算了一下,我和我爸妈三个人一起拼命打工,不吃不喝,勉勉强强才供得起。我当时还是觉得他在跟我吹牛。


直到有一天下课后他跟我说他想去逛街买几件换季的衣服,但是他刚搬来纽约,对纽约还不太熟,想让我陪他一起去。我就拍拍胸膛跟他说没问题,纽约我最熟悉了!心里甚至已经想好了带他去梅西百货打折区,要凭我多年买折扣品的经验,要让他大开眼界,给他挑上质量最好最便宜的秋衣。


结果人家跟我说想去五大道逛逛,我心想五大道也行,Abercrombie and Fitch 和Hollister的衣服也不错,就是旗舰店不打折有点亏。


我们坐地铁来到五大道后,他就进了一家看起来很不起眼的楼。我也不是没来过五大道,送外卖也经常来。但一直没注意过有这么一栋楼,比起LV和GUCCI这些店,这栋楼看起来太不起眼了,进去后才知道原来是很有名的奢侈品商场。


如果不是这位同学,我或许一辈子都不会踏进这个商场。进去后就是迎面而来的高级感,我以为他就是进来看看,是我太天真了。最后他买了几件上衣和裤子,加起来一共$3000美金。我%¥#!#%?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人可以这样买衣服,我们全家一年买的衣服加起来都不一定要$300美金。我这才知道,许多大牌都是没有Logo在衣服上的。我尽量装作自己见过世面,实在不敢问他平时是不是都这样买衣服。但这还没结束,真正惊掉我下巴的是他的住处。


买完后我好奇问他住哪里,他说他住在学校附近... 我???他看我这样惊讶,就问我要不要去他的公寓看看,我当然要去呀!我本来以为我们还是要坐地铁,没想到他拦下了一辆黄色出租车??虽然来美国很久了,可那真的是我第一次坐出租车。


我们的社区大学地理位置还是蛮好的,靠近世贸中心和华尔街。我一直以为那一片只有写字楼和餐厅,真的是不知道那里居然还有居民楼。发现自己虽然在纽约生活很久了,但其实一点也不了解纽约。


他住的具体位置我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进去后一楼大堂看起来跟五星级酒店一样高级。他住在20多层,景观是真的好,他告诉我房租要三千多美金,但是女朋友喜欢这里就租下来了。原来有钱人的天堂是这个意思。


好几次想问他家里是做什么的,但是怕他反问我,所以我就一直不敢问,哎自卑的我。学期结束后我就没再见过他了,偶尔能在朋友圈里看到他的更新,没有炫耀,只会偶尔秀一下恩爱,偶尔分享一下自己在图书馆学习,还有春假出去旅游,暑假实习的一些见闻。


出国前我一直不知道我们家算贫困户,因为身边的小伙伴家里条件也都是差不多的。小时候我特别厚脸皮,中午到饭点了我闻到哪家邻居在做饭我就会跑到人家家里,看看邻居在炒些什么菜,看能不能讨点吃的,大多时候都会被赶出去。


我们村不大,家家户户都是开着门做饭的,所以小孩子们可以经常到处串门。来到美国后虽然可以顿顿有鱼有肉,但那不是真正的快乐,我更怀念跑到邻居家里讨吃的那种快乐。


我很赞同在评论区说的那句“是年龄小和回忆给我增加了滤镜”。确实是这样的,我记忆里的中国是美好的,充满快乐,没有任何歧视。


我不会,也没有权利怪我的父母带我来到美国。他们在能力范围内给了我最好的一切,我很感激也很知足。只是人生无法重来,所以我心里总是有许多遗憾。


评论区里好多人问我是不是福建人 ,我们不是福建的,但我对在美国的福建人是真的瑞斯拜。在美国任何一个州你都能找到福建人开的Buffet自助餐,中餐馆,和外卖店。福建人的吃苦耐劳,敢拼敢闯,经商头脑是我望尘莫及的。


有一年暑假我找了一个在田纳西州的Buffet自助中餐的工作,我就负责在厨房切菜,一个月给我$2300,老板还说说包吃包住。居然有这么好的事!我连夜就收拾了行李坐大巴赶过去了。


到了那里之后,我才体会到什么叫荒无人烟,鸟不拉屎... 这家餐馆坐落在田纳西州的州际公路附近,来光顾的客人有赶路的,也有居民,但全部都是美国人,白人居多。除了我的同事以外,我就没在那里见过其他亚洲面孔。


但我干了一个月就连夜赶回纽约了,那感觉真的真的太像坐牢了。


我们所有的员工加起来大概是10个人左右。老板和同事都是福建人,我是唯一一个外省人,平时在厨房里聊天大家都在讲方言,偶尔想起来有我的存在就用普通话跟我聊两句。


这也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我们员工都没有车,上下班全靠老板车接车送,大家不是被困在餐馆里,就是被困在公寓里。


我们都是住在同一个员工宿舍,老板租了个三居室的公寓,和我们一起住。我们是3个人睡一个房间,一个人一张单人床垫,相当于打地铺了。男生和女生分开睡,还有一个人睡在客厅。田纳西地广人稀,公寓大也干净,比我住的地下室要宽敞多了。


我刚到那儿的第一个礼拜感觉还挺新鲜的,每天干的活很机械,但那时间过的是真慢啊,那钟表在田纳西州感觉都不转了。


每天早上9点半我们从公寓准时出发,坐进老板的小型货车,大概20分钟的车程就到餐馆了。那20分钟是真快乐啊,田纳西州虽然很村,但是风景是真美丽。


到了餐馆我们就得开始备菜,切菜,打扫卫生,一直忙到下午。下午不忙的时候可以在椅子上睡个午觉,到了晚餐饭点就又开始忙起来,晚上再收拾,做卫生。晚上10点以后我们才能坐进老板的车里回家。

 

每周我有一天休息,但是公寓附近没有车,也没有公共交通,我哪儿也去不了。休息天我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打开电脑看看电视剧,看一整天。


我问我的同事们是怎么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熬下去的,我的同事们跟我说:为了生活没办法,刚来美国,英语也不好,在这里赚钱存钱快!


每天就是上班干活,还包吃包住,休息天还被困着哪儿也去不了,真是你想花钱都不给你机会,一年存个$3万-$4万美金不是开玩笑的。这样的中餐馆在美国各个州数不清有多少个,老板几乎都是福建人,还可以给刚落地美国的福建同乡提供工作机会赚钱养家。


可是那种寂寞和辛苦也是难以言喻的,不论是老板还是员工。我那时候认识的同事有几个就是老婆孩子在福建老家,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在这里打拼,唯一的快乐就是和国内的妻儿通电话。他们有的人在那里一熬就是好几年,真的太不容易了。


我只撑了一个月,就跟老板说抱歉要回纽约了。老板也很好说话,给我结了工钱就送我去车站了。那一个月除了$2300以外还学会了几句终身难忘的福建话,芥蓝鸡,陈皮鸡,芝麻鸡,左宗鸡。


除了芥蓝鸡以外,陈皮鸡,芝麻鸡,和左宗鸡吃起来是一个味道的,就是一个加了陈皮,一个加了芝麻,一个加了点辣椒,哈哈哈。


我们在纽约的房子差不多长这样,街道也长这样,让大家看一下大概的样子。(图是我从房地产网站上找的,这个不是我们家哦,图中的这个房子现在正在出售,价格在$50万美金左右)



 

因为评论区很多人拿纽约和北京上海对比,我觉得曼哈顿和北京上海更加有比较性。我们的家在皇后区靠近法拉盛华人区,如果纽约曼哈顿是上海的陆家嘴,那我们住的地方就像在是上海浦东机场附近。


这样的房子在曼哈顿的价格大概要$300万-$500万美金,或许更贵,价格是我们家的5倍到8倍左右,然后从我们家坐地铁去曼哈顿时代广场大约要40分钟的时间。


评论区许多人说我父母如果没有选择出国的话,凭努力这些年在国内或许比现在过的更好。其实我父母都只是小学学历,还是那种很好骗的老实人,出国是他们这辈子做过最大胆的决定了。


就像我只能把这些话放在知乎上匿名和大家分享一样,我父母也是选择把苦放在心里,从没在我面前叹过气。到底有没有后悔来美国,他们没告诉过我,我也不敢问他们。在美国这么多年,他俩都舍不得去其他地方看看,加州对他们来讲就像另一个国家一样遥远。


唯一一次出去旅游还是跟华人旅行团去的华盛顿首府两天一夜游,坐大巴又累又挤,下车匆匆拍两张照片,还没走两步,导游就催着赶紧上车继续赶路。就这样比上班还累的旅行,他们俩都高兴的不行。


虽然美国的种族歧视一直都有,但是真正让我感到害怕是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去年年初因为美国媒体和川普政府的恶意误导,华人在美国的安危可以说是一夜回到解放前。


新闻上三天两头都是Asian Hate Crime,一直报道华人在街头被美国人殴打,被偷袭,被恶意辱骂,华人开的店被砸等等,看的我好难受好失望。


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我走在街上被几个黑人指着喊:Wuhan Virus, Go back to China! 那一刻我感觉凉透了,浑身发抖想吐,感觉直接回到了五年级的课堂。你问我敢不敢骂回去,我不敢,我不仅怕被群殴,还怕他们有枪。哎


美国社会上的种族歧视从来没有消失,只是被隐藏起来了。这场疫情让许多美国人终于可以再次赤裸裸的发泄自己丑恶的反华情绪。


我当时就在想那些刚来美国的华人孩子怎么办,不会英文在学校里是不是要被欺负死了。幸运的是全美的学校都变成了远程授课,不管教学质量如何,至少华人孩子们在家里上课可以安全一些。


有疑问?

文章没看明白?还有疑问?您还可以通过留言告诉我们,我们会在收到留言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姓名:电话:

疑问: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