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采访》之:1.5代移民谈1.5代(下)




责任编辑|Lois Hong



你好啊,还是我,那个更新不守时、一天一个变的小半。

 今晚 21:40,《半的绊》就要 同时登陆 网络电视平台Sky GO 和新西兰电视台 Prime TV,而且是八集连播。


没有电视的小伙伴们今晚可以直接登陆 SkyGo,注册即可免费观看!

小半激动极了,连码字的手都在颤抖,只想高举刚打完疫苗的胳膊,向天空大声地呼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收!


上一篇 采访 文章中  (戳 “上一篇”即可穿梭到 《 1.5代移民谈1.5 代 (上)》阅读完整内容) ,受访者们讲述了他们是如何“没有一点点防备” 地来到新西兰,如何在一个青春预备期  (preteenage)  的敏感阶段努力适应全新的环境、学习一门新语言...... 

今天,大家又会聊些什么呢?

《半的绊》幕后花絮照 | Helen Wu


4. “语言的问题搞定了,
但我还是成了两边文化的局外人"

@孙小社(85后1.5代):

当时在国内的朋友除了小学同学,无非就是家长单位的同事家的孩子,要么就是邻居的孩子,或者是兴趣班上遇到的同学。

2000年有个最大的障碍就是 ,没有什么即时聊天的工具,同学顶多在送别我的时候,给我留一个他们的地址。 而且那时候是连父母都没几个有手机的,所以跟他们的联络就是以 很有仪式感的写信 为主。

电影《你好,之华》

但写信,很快也就发现没话聊了。

比如,我跟他们说,我们上体育课是不穿鞋的,光着脚在水泥地上跑。但是他们就算知道这个,也没有办法回复跟消化啊。 所以到 最后就变成了尬聊

现在我回国,跟别人聊两句,人家就意识到我肯定不是生活在国内的人。因为我跟他们聊天是 没办法下沉到日常的生活当中去

而我的初中生活,因为各种的不适应,是非常糟糕的。 因为不只是语言,整个文化都是很难融入进去的。 我那个时间呢就出现了这样的一个很明显的一个 认知上的错位 我虽然是在新西兰的出国读书,都我脑子里想象的仍然是我在国内的教室里。

这个造成一个什么结果呢就是我觉得今天我的新西兰来了一年半,在一起待过一年半的同学的名字我是一个都想不起来了。

就是感觉 自己明明是在新西兰的世界里,却变成了一个在两边都格格不入的局外人 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做梦到学校和班级这方面的主题的时候,我梦见的仍然是国内的东西。

电视剧《隐秘的角落》

但随着我读高中了,过去的记忆也不那么强烈了,慢慢的我就开始,梦见新西兰的学校的教师,但是班级里面的人却是我的小学同学。 后来,渐渐的,也开始梦见新西兰的同学了。 记忆开始被覆盖了 然后,最后,终于,在我来了五六年之后,有一个晚上,我做梦, 竟然在梦里说英文了

@ Jes (90后1.5代)  : 

我从5岁就在寄宿学校,从小和一群小伙伴同吃同住,一起长大的,感情非常好。突然一下,莫名其妙离开,而且不是说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是跨国。 我就在那边哭,哭了好一阵子。 舍不得。 这些小学的同学后来也陆陆续续出国了,去了不同的国家,因此渐渐也没什么联系了。
 
我和哥哥在这里,还是会和讲中文的朋友多,比如我们教会的华人朋友。 因为文化怎么说,还是和洋人差异特别大的。可以成为朋友,但是也不会跟我交心。聊天的时候, 虽然日常口语没有问题,但有一些心里话,还是说不了
 
但来了新西兰两年后,再回去就不是很适应国内的文化和生活节奏了, 回去又接不上轨了。我就知道,我是很难再回去了。

@ 小J  (95后1.5代):

来了这里,就不怎么跟国内的朋友联系了。国内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姥姥姥爷。

幸运的是,我在(这里的)高中交了挺多华人留学生朋友。那段时间可以说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无忧无虑,因为跟很多中国小孩一起玩。 他们的家境很好。 下课了,他们去吃 Burger King, 我没有零花钱,他们有时候也会给我买。 周末的时候,他们就老来我家蹭饭,有时候就睡在我家。 我们到现在每周还是会见面,8年的友情了。

也有Kiwi 朋友,但是不多。 还是融入不进去,然后同时我对他们还带有点排斥的这种感觉。不是说我不喜欢,就是觉得我没有必要去强行融入。

就是 人生的话好像是开头最重要,因为开头就决定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

你说熟悉吧,国内和新西兰,我都不熟悉。你说陌生吧,这两个地方由都不陌生 。这种感觉很奇怪。

@ X(95后1.5代):

八岁跟父母来的。 当时我心里应该是知道这件事情,就是感觉小学的同学以后都不能一起玩了,要永别了。

一开始搬过来也是很想回去,但是后来也就不想了。 我爸就是说我是那种, 去哪哪儿不去,到了那里有不想走的那种人

04到07年念小学,华人同学很少。还转了好几次小学,最后到 Mairangi Bay 的时候,一个班里就不到十个吧,都是白人。老师给我介绍了几个一个班里的同学,然后他们都对我非常好。

刚开始每年也会回国,但回去也就是见见妈妈同事家的小孩之类的。渐渐地回去就少了,也会觉得和国内的人会有不一样了。 一半一样,一半不一样

@ Lily (00后 1.5代):

在国内的学校班里的同学会搞小团体、排挤我。来了新西兰,同学们反而是很友爱的。 外国的朋友比较热情的,一般不会过于排外,也会欢迎你跟他们一起玩。 但是也不会跟你说心里话。 说不上来,但是肯定是有差异的。

毕竟我们出生在中国,三观和“老外”还是不太一样。还有比如说,跟国外的人一起聊动漫,就是有隔阂的,因为名称翻译就不一样!

所以很多时候,我更加倾向于一个人玩了,一个人也挺不错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也不存在什么融入的问题。 我现在喜欢画原创角色,有西方魔幻色彩的那种,像托尔金写的那样,也对北欧、希腊文化感兴趣,还有宗教、信仰啊什么的...... 

所以我都不出门啊,就是因为我有太多想知道的东西了,我都不想出去,就想坐在电脑面前。

在这里也有两三个朋友,但都是不同校的网友, 但是对于我们这种少女来说,出去玩是不可能的, 顶多就是在手机打一局游戏。现在年轻人你也知道,我们都是 computer connection。

电视剧 《小别离》

@杜哥 (Lily的爸爸):

女儿自己也没有试图把自己定位,或者把自己加到 Kiwi 的群体去,从来也没有这个想法,就是自己开心就好。

有时也矛盾,我们也会跟她说,希望她去尽量融入主流,毕竟以后我和她妈妈回国了,她是要继续在这里的。但这也要看她自己了。

中国人到哪里都是中国人。但是我个人来了这边以后觉得, 东西方其实也没有那么多的不兼容 。比如我有时候去学校也会和这边的家长聊天,这时候就发现人在人性上其实是共同的,只是观念不同。

我告诉她就是,我觉得新西兰人和中国人身上都有好的一面,当然我希望她就是好的方面她都有。

@Dr. Liu (澳新新华人移民学者):

十多岁来这里的1.5代 , 都到了读初中的年纪,他们在国内已经有自己的朋友和同学了。因此,这时候再搬到新西兰来, 他的整个朋友圈就会发生变化,这是第一重挑战。另外,这个年龄也是很特殊的,可以说是 “Pre-teenager” (预备青春期), 马上要进入青春期了,生理加心理上的变化,再加上来到一个非常需要去适应的、完全不一样的新环境,这种内外的压力,可以想象 他们面临的挑战是多重的

纪录片 《世界的孩子:我在美国读高中》


5. “1.5代移民的父母 — 向前走,莫回头”

@ Jes (90后1.5代)  : 

说是移民过来,但是我妈毕竟英文也不会,所以他们当时 (2001年)是选择说往返国内和这里,在国内做生意,然后来看我,这样两边跑。 毕竟他们那时候的那个40几岁的人,你让他重新再开开拓一个事业,语言也不通,是非常难的
 
那时候我平时就是住在寄宿家庭,一周才会和爸妈打一次电话。因为2001年的时候,上网还要拨号,所以也就是能打打电话。其实现在的留学生真的是很幸福的,想联系可以随时视频。
 
03年,我和我妈说,我不想住在寄宿家庭了,当时因为我爸身体也不是很好,他就过来陪读了。我和爸爸的关系其实还挺好的,但是在青春期嘛,女孩子有时候会有小心思,爸爸是给不了的。但是妈妈国内有生意,所以不能来。

@玥子(90后1.5代) :

小朋友还是乐在其中的,但是成年人会很痛苦。我爸不在这边,我妈花了好久才在这里适应、立足。去上英语补习班,做生意,英语也是被逼出来了。 但是父母这一辈,就算过了十几二十年,英语还是不行的

《半的绊》剧照

@ X(95后1.5代):

我爸是来这里恢复、调养身体,他比较适应新西兰的生活。

但我妈就一直想回去。不太适应,一个是语言,一个是也没有很多朋友。
教会有朋友,也会去和登山群的朋友去徒步,但她还是想和国内的亲戚在一起。每年都要回国,住在我舅舅或者姥姥家。

@ 小J  (95后1.5代):

1.5代的父母都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过来了就过来了。我爸妈在国内的日子过得相当滋润。我妈一辈子没怎么干过活的人,来了这里,一边要照顾我,一边还要忙创业、办移民的事情。

有句话叫 “摸着石头过河”,但 我感觉她都摸不着石头,完全不知道下一脚踩到哪里,但也没有回头路了,这真的是很煎熬的事情。
我爸在国内本来是大学教授,辞了工作,来这里创业。 因为来国外生活也是妈妈的梦想,爸爸是为了支持妈妈的梦想

新西兰的家没有电视,我就在床上看Ipad。我都不记得我妈那时候是怎么度过的。看书?我记得她经常哭。到了晚上,他们就在我们家那个昏暗的小房子里吵架。

《半的绊》剧照

所以我来了之后,也会打工,帮家里分担一些。还比如打电话交水电费这些,在国内是爸妈会做的,因为在这里我英语比较好,就是我来。

现在他们创业成功了,我们也搬到大房子了,但是我妈还是经常跟我说后悔。但是后悔,也回不去了。

来这边,花了近三百万人民币,这当中姥姥姥爷资助了不少, 所以说1.5代的移民牵涉到三辈人。我爸妈原来也接姥姥姥爷来住过一阵,但是真的不习惯。他们就又回国了。

@ Lily (00后 1.5代):

来新西兰之后, 我们全家的心态都变好了,学习上爸妈也不像以前那样要求我了。但有时候也是有别的要求,比如架子鼓是我自己想学的,但是钢琴是他们想我学的,只是我自己不太感兴趣。

我跟老妈关系好一点。因为疫情的关系,我妈现在在国内,所以就看不到我的缺点。老爸在这里陪我,做错事情都是老爸急,老妈不生气。她也不知道! 老爸平常就是那种絮絮叨叨的,反而我经常跟他说,诶~ 没事的,会过去的~ 

平时的话,我会自己画画,然后听会儿歌,然后会跟老爸打乒乓球。但是, 我和我爸也是有文化差异、年龄差异,我们喜欢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70后和00后怎么能一样呢?比如我画这个OC (原创角色),他就不理解,说我在画小人儿!

@杜哥 (Lily的爸爸):

画画当个爱好可以,就是不好当做职业。但这也看她自己了。

一开始计划就是想在这里陪她读书,一直到大学。 但是刚来第一年,其实我是那个,深深地去,就是动脑子,想办法回去。当时是非常想回去的,因为来了之后,看到这边的学习环境和节奏非常慢,和想得是不一样的,所以就担心孩子以后没法适应国内的竞争环境,就狠狠地焦虑了一阵子。

而且从我自己出发,我自己在这里生活是很不舒服,很不适应的。尤其是和老婆分居,这日子就更难了。我爱人现在是已经回去了,开咖啡厅,然后因为疫情的原因,她也过不来我也回不去。我在这里看着着急,但是也什么忙都帮不上。
也尝试过和女儿商量,她每次都是坚决不同意回去的。

等于说出国本来使我们的决定,但反而她来了之后不想走了,而我现在也是为了她强迫自己留下来 。只能自我调整。因为回去的话,仔细想想,也不现实了。来了之后,再让她回去考一个好的学校的话,基本没可能。

电影《春潮》


6. “在多语言、多文化的环境下野蛮生长的1.5代”

@孙小社(85后1.5代):

这样的移民经历确实在各方面给一个1.5代的孩子带来影响 。因为我们是要在新西兰这个陌生的环境完成我们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种三观的定型和塑造

它给我带来的一个很明显的影响就是我在青春期,就变成了一个“愤青”的人,就是我自己会特别的“排外”。因为语言不通,我总感觉自己是需要别人帮助的一个麻烦,因此自己就会很敏感,在这种时候,别人给我的关心,也是看不见的。

我母亲当时是在国内工作,我爸爸在新西兰照顾我,但是父亲在一些细节方面还是比较粗心的,所以并没有总是留意到我的痛苦。 很多时候是自己在 “野蛮生长”吧

一直到了高中,随着更多的华人孩子来了,我的生活中开始出现一些可以一起玩的朋友,情况才好了很多。现在新西兰的华人留学生越来越多了,我们当年的这种情况,应该也就不存在了。

但作为1.5代移民,可能有比较好的一点就是, 我们能站在新西兰的新华人移民和老移民这两个群体之间,尽可能地去建立一种相互理解。

@玥子(90后1.5代) :

刚来的时候,没有安全感。学校没有华人。 但是小孩子适应能力快,英文水平突飞猛进,但同时也被环境同化了,每天打篮球光着脚满地跑,现在看回去就是个 “土著小妞”

@ Jes (90后1.5代)  : 

我妈永远就是那种 —— 我把你丢到一个我觉得安全的环境里去,你自己喜欢什么,想做什么就去做 她总说,“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剩下的你自己想办法。 ” 她可能也是觉得我不会学坏吧,因为还是有信仰。 我们家到我跟哥哥是第三代基督徒。
 
其实我们也算是半个 “ABC” (外籍华人后裔), 文化上有时也会混乱。 但是我想,既然来了这里,要在这里生活下去,我就应该去融入这样一个文化

  电影《真心半解》

因为从小喜欢画画,我高中到大学就学的平面设计和插画,也尝试过服装设计。我觉得这是新西兰教育体制很好的地方,就是鼓励学生去尝试自己喜欢的东西。

后来我喜欢上咖啡文化,所以就很自然而然往这个方向走了,开了一家咖啡厅。 虽然有时候很辛苦,但我很多的洋人顾客都是回头客,他们就是认定了一家咖啡厅就不会换的,所以我一边打咖啡,一边还可以听他们给我讲各种家里的事情。

在这个当中,我看到了很多文化差异,也有很多一样的地方 , 比如,很多这里的洋人也是很有家庭观念。是挺有意思的。 我会觉得,相较于中西方文化的差异,决定一个人的更多的是原生家庭的教育和环境
 
但我本人是喜欢挑战新东西的,咖啡厅开完之后,我觉得我人生已经完成了一件事情,所以我就会开始想去做一些别的什么事情,比如烘焙,比如怎么将我之前学的设计用在烘焙上,这会是我卖掉咖啡店之后想做的事情。

@ X(95后1.5代):

现在也喜欢和朋友在一起玩,但是还是更享受和自己一个人,画画啊,看动漫什么的。 画画是我从小到达一直保持的习惯。 相比用语言或者文字,我觉得用这种方式表达更轻松

但我爸妈怕我画画吃不上饭 。所以现在就是开始接活,想要和父母证明,就算不是朝九晚五的稳定工作,也可以养活自己,之后慢慢还是想画自己的东西。

@ 小J  (95后1.5代):

离开之前,家长让我选一样东西带走。我环顾国内的家,最后带了我的玩具熊。这玩具熊我三、四岁时候就有了,一直到现在都在。它是我过去的一个缩影。

虽然这么想很伤人,但是我觉得移民这件事,当时我有被“操控”的成分。 后来,我大学想学电影。我发现原来除了用英语和中文之外,还可以用画面还表达思想。一场戏有时候什么台词都没有,就是画面,这种电影的语言。很神奇。

但是我父母不支持。对于我来说, 这些很重大的抉择,往往第一关最难的就是我的父母。这个事情的最难的不是说这个事情本身,而是(来自)我的父母(的阻碍)。我就和他们吵,说 上一次(搬家)是你们做的决定,这次这个关乎到我的人生,我要自己做决定

@杜哥 (Lily的爸爸):

女儿现在十二年级,我和她妈妈是打算是等她考上大学,我就可以回国了,让她一个人去过她的大学生活去!

她一个人在这里,我也舍不得。但是这也是一个过程,人总要经历了才会成长,不能总是做温室里的花朵。而且她现在这个年纪,已经不是那种你可以去逼她做一些事情的年龄段,所以就是很多事情,让她自己去悟吧。

@Dr. Liu  (澳新新华人移民学者):

我们现在所说的新西兰的 新华人移民,是指从1987年以后新西兰移民政策放开以后来到新西兰的华人和华人家庭 。从1987年到现在,其实也有三十多年了,我们的 新华人移民也就分代际了 。比如说,1987过后,90年代来的,其实算是我们第一批的新华人。

2000年的时候,是一个中国国际留学生来新西兰高峰期,那时候过来了很多华人留学生,他们中很多人毕业后在新西兰找到了自己的立足点,就留在这里了,这是我们说的第二代新华人移民。
 
大概2008 —2010 年之后,就是最新的这一代新华人移民了。我在我的论述里,试图把他们描述成 " China Rising Generation" - 就是说, 这一代华人移民的主要特点就是他们在中国的经济腾飞后离开中国移民出来,经济上来说是比较富裕的一代。
 
而我们剧里所说的1.5代华人移民孩子这个群体是长期生活在一种 “ inbetweeness”(两者之间)的状态中 :  他们游离在出生地  (country of origin) 与移居地  (country of adoption) 的文化之间、在东西方文化之间、在青少年与成年生活之间、在他们自己的意愿与父母对他们的期许之间

所以1.5代移民孩子的成长是艰辛的, 但这种复杂性和分裂却也让他们的适应性变得很强,锻造了他们坚毅的人格

《半的绊》 海报 | 繁星艺术工作室


结语


每个个体的生命体验都是不同的,每位1.5代所面临的困境也不一样。从纵向来看,不同时期来到新西兰的1.5代移民,在时代的大背景下,他们遇到的机遇和挑战又是不同。

在移民生活的开始,1.5代孩子或许没有办法做出选择, 但无法选择故事的开头,并不代表他们之后也无法书写和改变自己的命运。主动的、被动地,每个人都在拼命、认真地过好这一生。

还有1.5代的父母,移民或许是他们的决定,但许多家庭也是猜中了开头,没猜中结尾。花了100分的力气,却只过出60分的人生。

可这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不放弃,再坚持一下,或许就可以看见希望。

“ 那些杀不死你的,终将使你变得更强大。”


  完 

The End





有疑问?

文章没看明白?还有疑问?您还可以通过留言告诉我们,我们会在收到留言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姓名:电话:

疑问: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