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历史研究】一路向“美”却“掉队”:第一次墨西哥大移民的移民同化

本文为“量化历史研究”第 548篇推送

美墨边境墙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近年来,美国大选将“墨西哥移民问题”推向了舆论风暴眼。墨西哥人跨越边境移民美国的历史相当漫长,其中第一次大规模跨境移民发生在20世纪初。以往文献倾向于认为,移民虽然在初期与本地人收入差距较大,但随着在当地积累更多人力资本,移民将能逐渐融入主流社会并追赶上本国居民(Brell等, 2020; Cortes, 2004)。然而,以墨西哥移民为代表的拉丁裔仿佛是个特例。


Escamilla-Guerrero,Kosack和Ward于2021年发表在Explorations in Economic History上的文章,利用美国1900-194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首次实证地研究20世纪初墨西哥移民在美国的移民同化过程。研究发现,刚抵达美国的墨西哥移民平均百分位排名(文章中用来衡量收入得分)低于在美国出生的白人,且与美国白人的百分位排名差距逐渐拉大。此外,在控制地理因素、人力资本等因素的影响后,墨西哥移民相比同期的意大利移民,其百分位排名增长速度更慢。这种缓慢的同化与现有移民理论形成了鲜明对比,并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向上流动的障碍是导致墨西哥移民同化困难的关键因素。


20世纪早期墨西哥移民史简介


20世纪初期的墨西哥移民潮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美国西部大开发时期的小规模与暂时性移民阶段,墨西哥大革命时期的移民激增阶段和经济大萧条时期美国对墨西哥移民的遣返驱逐阶段。墨西哥移民人数的急剧增加,加剧了美国劳动力市场、土地所有权和市场资源配置的紧张,美国白人对墨西哥移民的敌意和仇恨由此加深。美国试图在政策上对墨西哥人进行种族隔离,激进的工会和政治领袖主张保护“白人男性的工作”,地方暴民和民间团体甚至使用非法的暴力程序迫害和镇压墨西哥人。美国对墨西哥移民的群众暴力、社会隔离和经济歧视,严重影响了墨西哥人在美国的同化。


数据与变量说明


考虑到多时点横截面数据会混淆选择性回迁和移民的经济同化,作者基于从NBER获取的1910年、1920年、1930年和1940年美国人口普查数据,利用机器学习的方法构建了一个追踪样本的男性关联数据库。意大利数据库和美国白人数据库分别来自Ward(2020b)和Ward(2020a)。经济同化指标先由根据职业、统计区划和出生国家等变量预测得到估计的收入分数,再依据出生队列和年份计算出百分位排名而得到,是用以衡量移民收入或收入分布变化的关键变量。


墨西哥移民同化的描述性统计


从表1可以看出,第一次人口普查时(1900年)墨西哥移民在百分位排名和收入得分上都远远落后于在美国出生的白人和意大利移民。虽然墨西哥移民具有初始身高和人力资本上的优势(刚到达美国的墨西哥移民比意大利移民平均高5厘米),但第二次人口普查时(1910年)墨西哥移民的百分位排名和收入得分不仅没有增长,反而有所降低。

表1 墨西哥移民在百分位排名和收入得分情况


图1分别展示了墨西哥移民和意大利移民相比美国出生人口的百分位排名差距的变化。与意大利移民相比,墨西哥移民与美国出生人口之间的百分位排名差距更大,且这种差距没有出现收敛趋势。有趣的是,1925-1929年进入美国的意大利移民相比美国出生人口的百分位排名差距并未显著扩大,而是保持了他们在美国的相对地位。

图1  墨西哥移民和意大利移民相比美国出生人口的百分位排名差距的变化


经济同化的水平差异与增长率差异


首先,作者估计了各影响因素对移民与本地白人初始经济差距(即初始百分位排名差距)的影响。下图2表明,人力资本是解释墨西哥移民、意大利移民与美国本土白人初始经济差距的重要影响因素。在控制识字率和英语流利度之后,墨西哥移民和美国本土白人之间的初始经济差距从35%下降到26%。其次,额外控制地理区位、居住隔离等因素后,二者经济差距反而从26%上升至29%。在控制各种协变量后,墨西哥移民和美国本土白人的初始经济差距并未消失。

图2  各影响因素对移民与本地白人初始经济差距的影响


其次,作者估计了各影响因素对百分位排名增长差异的影响。分析下图3可知,在没有加入任何控制变量的情况下,墨西哥移民的百分位排名增长速度仅落后美国本土白人3%;而在控制初始百分位排名之后,二者百分位排名增长速度差异扩大至17%。这说明即使同样从事存在较大向上流动空间的工作,墨西哥移民实际上并不能像美国白人一样实现向上流动。此外,初始百分位排名对墨西哥移民的影响要高于对意大利人的影响,人力资本和地理因素同样难以全部解释墨西哥移民与美国白人经济差距的扩大。

图3  各影响因素对百分位排名增长差异的影响


最后,作者分析了不同到达队列的墨西哥移民经济同化的异质性。分析图4(上)可知,在控制可观测特征后,墨西哥移民与美国白人的条件百分位差距(红色虚线)随抵达年份的推移显著变大。这可能是由于21世纪初美国西部大开发提供的就业机会渐趋饱和,也可能是大萧条的开始导致1920-1929年移民的处境变糟。分析图4(下)可知,墨西哥移民的条件百分位排名变化在所有队列中是相似的,所有队列都落后了美国白人大约12-16个百分点,这表明不同时期的墨西哥移民在美国的同化情况大致相似。

图4  不同到达队列的墨西哥移民经济同化的异质性


对墨西哥移民“掉队”现象的解释


初始人力资本和对当地人力资本的获取均难以解释不同时期墨西哥移民构成发生变化而经济同化却相似的现象。本文认为这与未观察到的进步障碍有关。


一方面,20世纪30年代对墨西哥移民的大规模遣返并未改善美国本地低技能劳工的劳动力市场表现,这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美国劳动力市场上种族隔离的存在。


另一方面,文章估计结果表明过去十年墨西哥移民的“掉队”现象与私刑数正相关。这些私刑与暴力很可能针对那些能获得更高地位或利益的墨西哥移民,这将对墨西哥移民的经济同化极为不利。


结   论


20世纪早期的墨西哥移民经历了负向的经济同化(negative Mexican assimilation),且不同年代的移民均存在类似的“掉队”现象。墨西哥移民之所以难以像其他移民一样实现融入和向上流动,应当是与不同移民群体面对向上流动的结构性差异有关。相比以往研究,本文不仅首次实证地研究了20世纪早期墨西哥移民潮的初始同化模式,而且为移民同化问题提供了探究针对特定族群向上流动结构性障碍的新思路。



文献来源:  Escamilla-Guerrero, D., Kosack, E., Ward, Z. 2021. Life after Crossing the Border: Assimilation during the First Mexican Mass Migration. Explorations in Economic History, 2021.


原文链接:请点击左下方【 阅读原文


“量化历史研究”li由陈志武(香港大学冯氏基金讲席教授、原耶鲁大学教授)和龙登高(清华大学教授)及其团队——林展(中国人民大学)、熊金武(中国政法大学)、何石军(武汉大学)、蒋勤(上海交通大学)、彭雪梅(中山大学)等人负责。向学界和业界朋友,定期推送量化历史研究经典、前沿文献。同时作为“量化历史讲习班”信息交流平台。喜欢我们的朋友请搜寻yuQuantitativeHistory,或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

我们也诚邀八方学人发送电邮建言献策。邮箱: lianghualishi@sina.com。


轮值主编:蒋  勤          责任编辑:彭雪梅

点击“ 阅读原文”查看英文原文

阅读原文

有疑问?

文章没看明白?还有疑问?您还可以通过留言告诉我们,我们会在收到留言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姓名:电话:

疑问: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