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起了!亚裔移民一家要搬去澳大利亚,条件很诱人



"为了能合法地留在新西兰,2019年我就申请了WTR(工作转居留签证),当时告诉我要等16个月,结果我现在还在等……”


Ariel Ocon来自菲律宾,他在南岛蒂马鲁的一个奶牛场工作了13年。



申请的居留签证迟迟没有动静,在新西兰的未来难以确定。

如今,他感受到的是 前所未有的挫败感

而另一边澳大利亚又提供了非常诱人的财政补助激励政策。

他们全家已经在认真考虑, 离开新西兰前往澳大利亚了


2008年6月, Ariel Ocon持工作签证独自来到了新西兰。

1年后,妻子带着4个孩子在新西兰团聚。

为了给家人更好的生活,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勤恳工作。

他说自己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工作了。


“从早上4点45分工作到下午5点30分,给520头奶牛挤奶,这是需要一定技术和体力的。”


“最繁忙的 产犊季节开始时,一周需要工作是六天。”


他说: 我们真的很喜欢新西兰 ,特别是坎特伯雷地区 我们有3个孩子是在新西兰出生,真的很想留下来。”

但是,为了孩子的未来利益,他不得不考虑新的方案。

Ariel Ocon认识的一些移民工人,不少已经拖家带口前往了澳大利亚。

“我的一个好朋友2018年就去了澳大利亚,现在已经是那边的公民了,而附近农场的许多工人,最近也有离开的打算。

Ariel Oconsh签证期限是明年的2月。

他说仍然希望能留下来,目前他 到了移民局的通知称,按照进度2个月内可能分移民官。



Federated Farmers就业发言人Chris Lewis说,由于新西兰的签证持有人无法与家庭团聚,数百名乳制品业工人由于疫情在20个月内没有见到他们的孩子或妻子。


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却提出了诱人的家庭团聚和迅速提供居留途径的方案


虽然新西兰政府在6月为 200名奶牛场工人提供了边境工人豁免 ,但 Lewis说这 “并不能弥补离开的人数”。

Lewis提供了一份农场主们的调研数据表明, 乳制品行业 形势严峻。

农民根本招不到人,所以放弃了打招聘广告。

“近一半的调查对象说,更难招聘到有技能和积极性的员工。”

“49.36%的农场表示人手不足,需要雇用更多的人, 45.64%的农场有超过3个月的空缺,其中24.34%超过6个月的空 缺……”

“这是 自2009年我们开始调查以来,在这方面最糟糕的结果 。"


摆在眼前的就是这样一个困境: 乳制品业作为新西兰的支柱性产业,出现了技术工人 的短缺和对未来信心的不足。

而更多的行业也面临一样的局面。

国家党移民事 务发言人Erica Stanford表示,“ 新西兰正在失去我们迫切需要的技术移民, 我们需要为我们的移民工人提供居留权的途径,否则他们都会被引诱到澳大利亚和加拿大。”

“这些人是我们的 奶牛场工人 医生和护士 老年护理人员 卡车司机 建筑工人和酒店工作人员 ,他们留在新西兰的原因就是技能短缺。”


她在上周与移民部长的一次线上质询中,也发出了多个问题。


以下为移民部长
在质询中部分问题的回答:



Q: 能否快速办理居留权,以清理积压的移民申请和开放EOI,给移民以确定性?

移民部长:“正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Q: 是否正在考虑国家党的建议,向新西兰的所有技术工人提供居留权途径。

移民部长 正在研究这个问题。

Q: 是否考虑给予合格的专业护士抵达新西兰后就发放居留权,以帮助建立医疗系统的复原?

移民部长 :“这是不需要的。”

Q: 是否会向移民工人的18~24岁的子女发放工作签证?

移民部长 :“正在研究这个问题。”

看起来好像说了,但又什么都没说。

对于可能的移民新政,移民部长还再一次表示,他将"很快"宣布……




///



点击下方关注我们
及时接收疫情信息推送

有疑问?

文章没看明白?还有疑问?您还可以通过留言告诉我们,我们会在收到留言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姓名:电话:

疑问: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文章部分图片及信息来源于网络,文字与部分图片之间无必然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3、我方无意侵犯某方的知识产权,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ad_028cg@qq.com删除。